<address id="xs2qo"></address>

    <meter id="xs2qo"><u id="xs2qo"></u></meter>

      <dl id="xs2qo"></dl>
        <var id="xs2qo"><ol id="xs2qo"></ol></var>
         用户名: 密 码: 保持登陆  作家   忘记密码  注册会员  注册作家
        耽美小说->我怕不是做了个假任务?#38470;?#21015;表 > 我怕不是做了个假任务_ 暗卫的日常1

        我怕不是做了个假任务  暗卫的日常1

            单子清手脚灵活地从小窗翻进来,轻巧得犹如夜猫,落在地上?#35760;?#39128;飘的,一点儿声音都没发出来。

            他单膝跪地,朝男人轻喊了一声:“主子。”

            端坐在桌案前翻阅折子的男人有一张深邃俊美的脸庞,棱角锋锐,听到声音,他漫不经心地应了声,抬起的眉眼高傲又矜贵:“如何?#20426;?br />
            “公子并无异动。”

            单子清,男,快穿部赫赫有名的工作狂,无数同事心中的榜样,所有系统眼里的梦中情人,却在上一环任务中,惨得十三分。

            是的,不是三十,也不是三十三,就是十三分。

            鬼知道看到积分的时候单子清心里是个什么想法,他?#21015;?#33510;苦凹人设凹了十九年,十九年啊,他?#23478;?#35273;得自己是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小仙子了,结果就只得了十三分?

            一年一分都不止这么点好吗!!

            单子清捂着隐隐作痛的小心脏,这种蛋疼的感觉就像一个回回考满分的优等生马前失蹄拿了个零蛋,没关系,单子清安慰自己,优秀的员工要懂得总结失败的原因探索成功的秘诀。

            于是,他试着戳了一下显示着“总积分:13”的半透明屏幕——毫无?#20174;Γ?#20381;旧是那刺痛人眼的13。

            ???

            快成黑人问号脸的单子清来来回回戳了十多下,戳到系统都不耐烦了,冷冰冰地丢出告示:退休任务只记总积分,不提供任何得分项目明细。

            ……

            单子清想要吐血三升。

            他,忍了这么久,没有开启任何辅助模式,勤勤恳恳认认真真干了十九年,就这么被打发了?对得起他为了人设不得不早起晚睡、清汤寡水的努力吗?!

            早知如此,他就不应该这么快赴死,好死不如赖活着,说不定就挖出了什么呢?

            单子清悔不?#32972;酰?#22352;在空间站里哭哭唧唧地控诉系统毫无人性的资本行为,然后被嫌宿主哭得难听的系统一jio踹进了下一个小世界。

            这一次的二环任务,不知是不是系统良心发?#21482;?#26159;害怕单子清又一哭二闹三上吊地作天作地,竟然给了单子清剧情梗概。

            这是一个很狗血很套路的爱上替身的故事。

            白靖秋是大权在握的王爷,和许多小说一样,这位如今高高在上的王爷童年的经历并不幸福,甚至十分凄惨。他的父亲是当今圣上,母亲却是?#28982;?#21518;妃,两人暗中私通被太后发现,太后又惊又怒,在后妃生产当日?#26085;?#21518;奏?#36864;?#21518;妃,并对外公?#24049;?#22915;因过?#20154;?#24565;?#28982;?#37057;郁寡?#31471;?#20043;仙去。

            而白靖秋,则被太后随意塞给一个嫔妃抚养。

            圣上对后妃还算是情深义重,怕嫔妃?#22253;?#38742;秋不尽心,偷偷赐了绝育汤。嫔妃因无子嗣,?#22253;?#38742;秋可谓是全心全意,她不知道这孩子的生母是谁,但在别人眼里,他就是她唯一的孩子。

            母凭子贵从来不只是说说而已,抚养白靖秋的嫔妃连升三级,从无名的才人成了夏昭仪。可在白靖秋三岁那年,她无意间知道了被她视作盛宠的每月羹汤是绝育药,顿时崩溃了。

            她不敢怨恨她的丈夫,不敢怨恨她的婆婆,便把满腔怒意全发泄给了白靖秋。在帝王面前,她是温柔体贴的母亲,在孩?#29992;?#21069;,是暴虐无情的恶魔。

            她会挑别人看不见的地方打他、掐他,会日日威胁他恐吓他,会故意克扣他的吃?#24120;?#29978;至让他像狗一样舔地上的残羹冷炙。

            她对他说:“是你害死了我未出世的孩子!全是你害的!我恨你!我恨你!!”

            这种日子一?#32972;中?#21040;白靖秋七岁,太子的伴读、太傅之子沈雁西发现了他的处?#24120;?#20599;偷告诉了太子,太子又告诉了圣上。

            圣上大怒,将夏昭仪处以极刑。

            夏昭仪毫不反?#26775;?#22905;又哭?#20013;Γ?#34987;拖走时还冲白靖秋喊:“哈哈哈哈哈我死了?#19981;?#22812;夜来寻你的!白靖秋——白靖秋——我的好皇儿哈哈哈哈哈——”

            白靖秋年幼,被名义上的母亲如此?#28304;?#21523;得哇哇大哭,沈雁西就抱着他轻声细语地哄他。

            这一哄,就让白靖秋念了许多年。

            只?#19978;?#27784;雁西心有所属,一颗少男心全落在才高八斗本朝最年轻的状元郎身上了。爱而不得的白靖秋只能默默守护着心上人,直到沈璐的出现。

            沈璐是个职?#34507;?#39046;,年近三十被父母逼婚,就差五花大绑地抬去相亲,正当她唉声叹气想方设法的去糊弄家长甚至想租个男朋友回家过年的时候,就因为分神误闯红灯被一辆大卡?#30340;?#25104;了肉泥。

            一醒来,她就发现自己穿越了,还成了个男孩子,还被?#32972;?#29579;爷捡回了家。

            最后两人一番虐身虐心我爱你你?#31383;?#30528;他,各种理不清的纠缠不休之后,沈璐拐了白靖秋的暗卫跑路了。

            对的,没错,那个暗卫就是他。

            这都什么事啊。

            单子清叹息,这种剧情的小世界他少说也有三百多年没接到了,没想到现在做个退休任务就撞上了,也不知道是福还是祸。

            “嗯。”白靖秋并不知道他业务能力极其优秀还忠心耿耿的暗卫在?#29399;?#20182;,手中不停,“过来。”

            单子清听?#26263;?#36208;到桌案旁,见白靖秋毫无波澜,顿了顿,跪在冰凉的地板上,伸手去掀他洁白的下摆。

            白靖秋看了他一眼:“把面巾摘了。”

            ……啧,禽兽。

            但一个?#32454;?#30340;暗卫,就是得听主子的话,哪怕他让你自尽,你都得怕迟上一秒让主子不高?#35828;?#21435;慷然赴死,所以,摘个面巾算什么,帮他口一下算什么,被他压着操弄算什么?

            优秀的暗卫,就得无条件服?#29992;?#20196;。

            同样的,一个优秀的快穿员工,就得敢于迎面所有人设。

            因此,单子清毫无压力地把漆黑的、暗卫统一化的面巾给取了下来,露出一张如山间妖魅般勾魂摄魄的脸。

            用单子清的话来讲,这一看就是个妖艳贱货的整容模板,好在他是一个没有感情的暗卫,表情是不会有波动的——除了某些时候——但面无表情总算让他显得稍微有了那么一丢丢贤良的感觉。

            所以说,沈璐是怎么看上这么一张比女人还媚的脸的?

            单子清一边吐槽一边将面巾塞进了怀里,他总共就这么三张,两张洗了没干,这张还得撑一日,不能随便弄脏了。

            他抬头看了一下白靖秋,白靖秋气定神闲的看着折子,似乎毫无察觉。

            装模作样。

            单子清在心里暗暗翻了个白眼儿,将手伸进白靖秋的?#27599;?#20013;揉搓。

            他是暗卫,常年的舞刀弄qiang让他的手不可避免地覆上了一层薄茧,按压揉捏的时候,这些微微凸起的茧子总能带来不一样的刺激。

            单子清低着头盯着没有半点特色的光滑地板,感受到手中的阳物开始勃起变大,灼热的温?#20154;?#20046;要把他的?#20013;?#28907;出一道疤来。

            抿了抿嘴,单子清膝?#26657;?#25386;到白靖秋的胯前,俯首含了进去……

            白靖秋睫毛一颤,依旧是淡定自若的样子,任谁看了,都只以为他是一个勤于正事努力上进的王爷,想象不到被桌案遮挡住的一面,有怎样污秽的事情。

            在折子上批了个?#30333;肌保?#30333;靖秋忽然低头看向单子清。

            他的暗卫生的极好,男生女相,又妖又?#27169;?#21738;怕用面巾遮住了大半的?#24120;?#21482;露出一双眼来,也像是黑夜中的星辰,无时无刻都在引人注意。

            暗卫的嘴不若女子般小巧,却也不大,此时费力地吞吐着他苏醒的巨物,本就嫣红的嘴唇更是要滴血一般,鼓起的两颊还透着红晕,眼底闪着细碎的水光。

            白靖秋忽地想起了他初尝云雨的夜晚。

            那年他十六,被贪图富贵想要绑住他的表妹下了药,?#20154;?#21457;觉?#20445;?#24050;在床上疏解一二,却没料到这药性竟如此强烈,越是碰越是热的干渴,直烧的喉咙发哑,全身?#21009;凇?br />
            白靖秋不是一个会委屈自己的人,确定凭自?#20309;?#27861;解药性的时候,他在屋里闷闷地喊了一声:“十三。”

            一道修长的身?#25353;?#26753;?#19979;?#20102;下来,悄无声息地跪在床前。

            “主子。”

            白靖秋说:“过来。”

            十三似乎犹豫了一下,还是?#24616;?#22320;爬上了他的床,跪在他的身前。

            “把面巾摘了,抬头看本王。”

            十三摘下了面巾,仰着脸看他。

            白靖秋不是第一次见到十三的样子,或者说,在十三还不是他贴身暗卫的时候,他就见过他。

            他太好看了,作为一个应该与黑暗融为一体的暗卫,这么一张?#24120;?#36807;于引人注目了,可当他真的藏起来?#20445;?#21448;毫无存在?#26657;级?#30333;靖秋叫他?#20445;?#20182;若没带面巾,默不作声地从黑暗里出来,总像是以色惑人,好叫人共赴黄泉的艳鬼。

            可他性格又很冷,比一般的暗卫更冷,似乎什么都不能使他放在心上,无论什么时候,都是面无波澜处变不惊的。

            白靖秋说:“脱?#36335;!?br />
            十三低下眼,细长白皙的手指抽开腰带,把自己从一层层的?#36335;?#20013;剥离出来。

            被药性折磨的白靖秋实在忍耐不住了,不想?#20154;?#24930;条斯理的宽?#38470;?#24102;,直接一把将人扯了过来,压在怀里,撕开他的衣?#28291;?#38706;出大片久不见阳光而格外雪白的肌肤。

            那片雪白几乎要?#20301;?#20154;的眼,白靖秋迫不?#25353;?#22320;推倒十三,俯身覆了上去,急切地在他胸膛上?#24184;В?#21313;三温凉的体温让白靖秋感到舒服,恨不能紧紧相贴。

            “主子……”

            白靖秋大概是咬的狠了,十三?#20599;统?#20102;口冷气。

            白靖秋动作一缓,下一秒?#32479;?#19979;了他的裤子。

            他虽未经人事,书籍画本却是看了不少,知道若是这样提qiang上阵,不仅十三疼,他也好受不了。

            踌躇了下,他对十三说:“暗格有药,自己?#20426;!?br />
            正文衍生:

            奉永康:我恨!

            玉生寒:我恨!!

            白靖秋:嘿嘿~

            更多原创耽美小说尽在耽美中文网http://www.4163051.com

            如果您?#19981;?#26412;作品,请记得点下方的“?#31471;?#19968;?#34180;保?#20197;及多发表评论,这是对作者最好的鼓励!
        看不完请按CTRL+D自动添加到收藏夹,下次接着看    快捷键:上一页?#21834;保?#19979;一页?#21834;保?#30446;?#23478;場癏ome?#34987;頡癊nd?#34180;?
        我?#24808;?#21457;表评论查看全部评论 《我怕不是做了个假任务》最新评论  本?#25345;?#26174;示最新10条评论
        匿名
        发表于 04-07 08:24
        求更新
         
        评论内容:请勿发表人身攻击、广告及其它宣传类?#28304;?最大留言数500字,请自觉遵守相关政策法规。

        验证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 匿名发表
        耽美原创小说总榜
        最新耽美原创小说
        重庆幸运农开奖结果
        <address id="xs2qo"></address>

          <meter id="xs2qo"><u id="xs2qo"></u></meter>

            <dl id="xs2qo"></dl>
              <var id="xs2qo"><ol id="xs2qo"></ol></var>
              <address id="xs2qo"></address>

                <meter id="xs2qo"><u id="xs2qo"></u></meter>

                  <dl id="xs2qo"></dl>
                    <var id="xs2qo"><ol id="xs2qo"></ol></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