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xs2qo"></address>

    <meter id="xs2qo"><u id="xs2qo"></u></meter>

      <dl id="xs2qo"></dl>
        <var id="xs2qo"><ol id="xs2qo"></ol></var>
         用户名: 密 码: 保持登陆  作家   忘记密码  注册会员  注册作家
        耽美小说->两界LG章节列表 > 两界LG_第三章 火花 27-28

        两界LG 第三章 火花 27-28

            27

            洗完澡后的?#19979;?#19968;顿时神清气爽,等吹干头发后他方才想起那身替换的工作服因为怕浴室潮所?#21592;?#33258;己放在了门外头。而此时的他全身只穿着一条裤衩,如果不想着凉的话必须赶紧到外头穿上衣服才?#26657;?#20110;是他一咬牙立马夺门而出,那瞬间袭来的寒气果然冻得他直打哆嗦。

            整个穿衣的过程以?#19979;?#19968;能达到的最快速度结束,而他从始至终都未发现在办公室一旁的角落里竟有一道不寻常的目光牢牢得锁定在他身上。

            直到一条短信的铃声从角落响起,?#19979;?#19968;闻声回头时才赫然发现此时在办公室的窗户边竟站着个个大活人。“我靠!”他吓得本能的往后一个?#30636;劍?#24184;好黄昏十分太阳还没落下,窗外照进的光线让他能理智地辨别出窗边站着的那个是人还是鬼。

            “不好意思,我好像吓到你了。”那人推了推鼻梁上的金边眼?#24471;?#24102;微笑地对?#19979;?#19968;说道。

            虽然这人说话的态度很?#34921;?#32780;且打扮得也很体面,可?#24674;?#20026;何?#19979;?#19968;就是无法对他产生好?#26657;?#37027;笑容就像一张面具,僵硬得没有任何感情可?#28020;?br />
            “你是?#20426;毖下?#19968;此时的表情也不看不到哪去,自己就这么莫名其妙的被人观摩了一回。那人朝着?#19979;?#19968;缓步走来,他的步伐?#20174;?#38597;?#26234;?#30408;,一身精?#24405;?#35009;的酒红色绒面西装将他衬得风度翩翩气质不凡,就像一个从?#20998;?#21476;堡里走出来的贵族少爷。

            “你好,我姓季,单名一个节,你也可?#36234;?#25105;Jake。”两人客气的握了握手,?#19979;?#19968;发觉眼前这个陌生?#35828;?#25163;和他的眼神一样,是冰冷的。

            不过除此之外,近看此人相貌确是十分的俊美。他皮肤极白,白到甚至有点病态,一双丹凤眼搭配他鼻梁上那副金边眼镜,看上去即精明干练又英气逼人。

            “哦,是这样的。我今天和阿班约好了来这里?#24178;?#24847;,只是现在他人还在路上,所以我就先来办公室等了。”那人一边着握手一边说道。

            “呃刚才让你见笑了,我?#24674;?#36947;你在。”?#19979;?#19968;尴尬一笑,毕竟人家是大大方方进来的倒显得自己?#34892;?#28369;稽可笑。“那季先生你再坐会儿吧,估计阿班就快到了我就?#35753;?#25105;的去了。”说完?#19979;?#19968;急忙转过身打算开溜,一想到自己刚才对着个陌生人光着膀子穿衣服的样子就胸闷的慌,真太TM丢人了。

            “那个”季节突然叫住?#25628;下?#19968;,“你手机还在桌上没拿,刚才它响了好多次。”

            ?#29677;蓿?#23545;,还有手机。”他赶紧拿起桌上的手机,怀里揣着换下的脏衣服匆忙逃离了办公室。

            等一脚踏出办公室之后?#19979;?#19968;顿时轻松许多,先前的氛围逼得他尴尬症都犯了。他打开手机一看,屏幕上好几个未接?#21561;?#37117;是阿班打来的。于是他立刻回电给阿班,没想电话刚拨出去那头就接了起来,“喂,洛一,怎么才回我电话?你现在人在哪儿呢?#20426;?#38463;班着急地问道。

            ?#25300;以?#24215;里,这么急找我有什么事吗?#20426;?br />
            “哦?你在店里?那太好了,有个合作商今天?#21561;?#37324;找我。对了,他人现在应该就在店里,你见到了吗?#20426;?br />
            ?#29677;牛?#25105;已经见过了,在你办公室。”?#19979;?#19968;心里长叹了一口气,心想这个电话他要是早点接到多好,也?#24674;?#20110;发生先前那令人尴尬的一幕。

            “对了,一时半会儿?#19968;?#21040;不了,刚才打你电话就是想让你帮忙接待一下他。这个人姓季,是个开酒厂的,他今天来是特地带自家酿的酒来让我们品鉴的。”

            “可是我不太会应酬啊,这”?#19979;?#19968;面露难色,他一想到自己还要再回去面对那个人心里头就堵得慌。

            “这样吧,你先到Stephen那儿拿点吃的送过去。”

            ?#29677;牛?#22909;。”

            “对了,他家的酒之前我已经尝过了,?#20998;?#36824;不错,这回又带了一些上等品来,你?#28526;?#23581;尝看,我也想参?#23478;?#19979;你的意见。”

            “啊?我?#38752;?#25105;品酒这方面并不专业,恐怕不合适吧?#20426;?br />
            “你紧张什么,跟平时一样就?#23567;?#24590;么了?平时?#20197;?#26588;台教你的时候你不挺会说的,难道对着陌生人就说不出来了吗?#20426;?br />
            “这唉,好吧。”

            ?#19979;?#19968;还是勉为其难的答应了,现在店里除了他以外就只有Stephen一人,就是想推脱眼下他也找不到第二个人。

            当他走进厨房时正巧Stephen刚把饭菜?#24613;?#22909;,令他感到颇为意外的是Stephen不仅做了客?#35828;?#37027;份还特地给他单独做了一份。

            “?#22253;桑?#37027;份是给你的。”Stephen指着一盘看上去类似蛋炒饭的食物对?#19979;?#19968;说道。

            ?#19979;?#19968;这时也是真饿了,他迫不?#25353;?#30340;端起盘子,可正打算动口时发现饭里头怎?#20174;行?#40657;乎乎的东西。他对着盘子里的蛋炒饭迟疑了一小会儿,心想着该不会是炒糊了吧,考虑到这毕竟是Stephen的一番心意?#36864;?#33394;相差点也无所谓,反正能吃就?#23567;?#32467;果当他挖了一勺大口?#36234;?#22068;里时被惊得两只眼珠子都快从眼里掉出来了,“这!这是蛋炒饭?!”?#19979;?#19968;敢说这绝对是他这辈子吃到过最好吃的蛋炒饭,没有之一。

            Stephen好像早就料到他会有这种?#20174;?#20284;的呵呵一笑,“废话,这当然是蛋炒饭,只是我另外加了黑松露和鹅?#25991;!?br />
            “黑松露?那是什么?#20426;毖下?#19968;虽然对这个食材的名字相当陌生,但能百分百确定它定是个好东西。

            Stephen朝?#19979;?#19968;和蔼的笑了笑,然后站在水槽一边洗着锅子一边说道:“哦,黑松露只不过是一种调味的食材而已,你还是赶紧把饭吃了吧,吃完把那盘意大利面和蔬菜色拉给老板的客人送过去。”

            ?#29677;蓿?#23545;!我差点给忘了。”?#19979;?#19968;风卷残云般地?#38597;?#23376;里蛋炒饭立刻一扫而空,干净到连一粒米都不剩。

            谢过Stephen的盛情款待后?#19979;?#19968;便匆匆将起?#24613;?#22909;的饭菜端进了办公室,“季先生,这是给你?#24613;?#30340;晚餐。”?#19979;?#19968;面带官方式的笑容说道。

            而季节背对?#19979;?#19968;正弯腰摆弄着茶几上的酒,这些都是他亲?#28304;?#37202;厂里挑选的上等货色。他歪着头朝?#19979;?#19968;的背影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随后缓缓直起身并摘下手上的白色手套,微笑着朝?#19979;?#19968;谦和有礼地说道:“你们老板太周到了,我的确没吃晚饭,想不到今天有这个荣幸能尝到你们大厨的手艺,请你一定待我谢谢你们大厨。”

            “您客气了,我们老板怕你饿着肚子?#20154;?#25152;以吩咐大厨做的晚餐,请先趁热?#22253;傘!?#35828;着?#19979;?#19968;便将端?#20449;?#20013;的饭菜和果汁小心翼翼地放在桌上。

            待季节坐了下来之后,?#19979;?#19968;?#34921;?#22320;说道:“那季先生您慢吃,一会儿等你吃完?#20197;?#26469;收。”说完当他刚转身?#24613;?#31163;开时没想季节突然一把将他的手腕握住,虽然他使的力道不大但?#19979;?#19968;还是露出了些许诧异的神色,“请问您还有什么吩咐吗?#20426;?br />
            “小哥,你坐下来陪我聊会儿天吧,我一个人吃饭实在太无聊了,好不?#20426;?#23395;节眨巴着眼睛带着一丝哀求的目光看着?#19979;?#19968;。

            ?#19979;?#19968;瞧着他那?#32972;?#26970;可怜的样子觉得好生奇怪,明明前一秒高冷总裁怎的下一秒成了小鸟依人。

            “呃那好吧。”他心想毕竟季节是阿班的客人,既然人家都这么开口了他也没有拒绝的道理。

            季节见?#19979;?#19968;慢慢在他身旁坐来了下来,倏然间笑逐颜开道:“谢谢你愿意接受我无礼的要求,我能问问你的名字吗,Roy?#20426;?br />
            ?#19979;?#19968;朝自己胸前的名牌上撇了一眼,“你不是已经知道了吗?#20426;?br />
            “我是问你的中文名字,身份证上的那种。”

            “?#29282;?#20013;文名字不好听,你还是叫我Roy吧。”

            季节撇了撇嘴角优雅地夹起碗里的色拉,说道:“怎么,我长得很像坏人吗?看不出你防人之心还挺重啊。”他的语气里夹带着一丝不悦。

            “李大宝。”?#19979;?#19968;不想在这个问题上多绕便随口编了个名字。

            “李-大-宝呵呵,这名字的确挺土的。”得到答案后的季节立马露出了一个满意的笑容。

            ?#19979;?#19968;对他玩笑般的磕碜并不介?#24120;?#21482;是隐隐觉得此人有着和外型不太相符的孩子气,譬如说任性和刁蛮。

            晚餐结束后?#19979;?#19968;本想收?#30333;?#19978;餐盘拿去厨房,谁知季节又一次把他拦了下来并直接拉到了茶几边,随后兴致勃勃的指着茶几上那几瓶包装精美的酒瓶说道:?#25353;?#23453;,你?#34892;?#36259;喝喝看我带来的酒吗?这可是我们酒厂最上等的货色。”

            ?#19979;?#19968;本想等阿班来了再尝会比较稳妥,毕竟这方面他并不专业生怕自己不小心说错话彼此徒增尴尬。平日里在吧台里跟着阿班学品酒他自然可以童言无忌,可对象如果换成是合作商的话性质就两样了,总之无论如?#25105;?#20915;不能给阿班添麻烦。

            “我看还是等我们老板来了再开吧。”他委婉的谢绝道。

            “没关系,我想他不会介意的。”

            季节没等?#19979;?#19968;说话就自顾自的拿起了开瓶器,“哎,你——!”他没有给?#19979;?#19968;连阻止的机会便迅速地打开了一瓶红酒。

            ?#19979;?#19968;忽然发觉这个人?#20154;?#24819;象得要任性的多,而他内心并不太?#19981;?#36825;样的人,不过看在阿班的面子上他还是?#34921;?#22320;接过季节递来的酒杯。

            如同季节夸赞的那样,这酒的香味的确芳香四溢。?#19979;?#19968;拿起酒杯轻轻晃动,并仔细地从各种不同的角度去观察杯中的红酒,最后将酒杯贴到嘴边浅浅的抿了一口。

            待他?#36214;?#21697;完之后便问道:“这是红宝石波特吧?#20426;?br />
            季节朝?#19979;?#19968;莞尔一笑,?#25353;?#23545;了,想不到你舌头还挺灵光的。怎么样?味道还不错吧?#20426;?br />
            ?#29677;牛?#26159;好酒。”?#19979;?#19968;点点头。

            季节似乎很对?#19979;?#19968;给到的认可很是?#32769;玻?#20182;高举起自己手里那杯红酒道:“来,我先干为敬。”然后便顷刻间一饮而尽。

            ?#19979;?#19968;全然没料到季节会如此这般豪饮,但要是现在告诉季节自己不会喝酒想必他也不会信,于是他只好另外找借口回绝道:“抱歉季先生,我一会儿还要上班不能多喝,你看还是等我们老板来了再陪你喝好吗?#20426;?br />
            “怎么?这种等级的看不?#19979;穡?#27809;关系,我这儿有更好的。”说罢季节立刻拿起桌上另外一瓶酒动作娴熟地打开了。?#19979;?#19968;这回没打算阻拦,因为他知道即便阻拦也不会起什么作用,既然拦不住那便随他意吧,眼下他只盼着阿班能尽快赶到也好尽快脱身。

            “喝喝看。”季节微笑着将倒好的酒杯再次递给?#19979;?#19968;。

            ?#19979;?#19968;这一次刻意将品酒的过程?#24597;?#19981;然这一瓶瓶的开下去他可吃不消。这喝醉倒是其次,重要的是现在他还有任务在身绝不能因为喝多了酒而出什么差错。

            而季节此时正坐在沙发上单手托着下巴静静地看着?#19979;?#19968;,两?#35828;那?#21035;在于他品的不是酒,而是人。

            片刻后,季节突然开口问道:?#25353;?#23453;,你多大了?#20426;?br />
            “27。”?#19979;?#19968;似乎已经习惯了被人问年龄。

            “是吗,好巧,我们同龄,那你是本地人吗?#20426;?br />
            ?#29677;牛?#26159;的。”

            “谈过?#34507;?#21527;?#20426;?br />
            “还没。”

            “那有?#19981;?#30340;人吗?#20426;?br />
            ?#19979;?#19968;浅笑着摇了摇头,这次他并没有像在吧台对付客人那样拿手上的戒指当挡箭牌,毕竟合作商和客人两者之间目的并不相同。

            可是对?#19979;?#19968;来说像这样的对话方式几乎每天都会在吧台里上演,而提问的人目的也很明显,这使他不由得开始怀疑,难道说季节也是?

            ?#25353;?#23453;,我第一眼见你就很有亲切?#26657;?#30693;道为什么吗?#20426;?br />
            “为什么?#20426;?br />
            “因为你长得很像一个人。”

            “哦?像谁?#20426;?#34429;然嘴上这么问但?#19979;?#19968;心里?#21019;?#27010;有了答案,无非就是什么前女?#23547;?#21021;?#30331;?#20154;之类的。

            季节淡然一笑,他的笑容里藏着?#25345;?#35828;不出的意味,像是怜悯?#20174;?#24102;着一丝嘲讽,但他接下来说的那句话却更是出乎?#19979;?#19968;意?#29616;?#22806;。

            “一个已经死去的人。”

            ?#19979;?#19968;一怔,一时间他?#24674;?#35813;如何接话,季节的这个答案未免过于惊悚令他?#34892;?#38590;?#20005;?#21270;。正当好奇?#37027;?#20351;他想再开口?#24066;?#20160;么?#20445;?#21482;听阿班?#29992;?#22806;匆匆赶来的脚步声,“季先生,实在抱歉让你久等了。”

            季节起身客气地寒暄道:“哦,没关系,你们的大厨手艺很好,我就当是来蹭顿饭呗。”

            阿班知道?#19979;?#19968;不?#24179;患剩?#20110;是主动向季节介绍道:?#29677;蓿?#36825;位是我徒弟Roy,他是我们店里的调酒师。”

            “哦?调酒师?#20426;?#23395;节的眼里突然?#20937;?#19968;丝旁人无法察觉的异样。

            “是啊,Roy个?#21592;?#36739;内敛,估计没和你做过自我介绍吧。”

            “不打紧,我?#19988;?#32463;是朋友了,以后有的是机会了解。”季节向?#19979;?#19968;?#24230;?#20102;关切的目光。

            ?#19979;?#19968;显得?#34892;?#23604;尬,其实他并不想和这个人深交,而且第六感告诉他这位季先生与自己绝非一类人,如无必要最好还是敬而远之。

            28

            另一头,从西区警?#20013;叹?#38431;队长办公室里飘出一股浓烈的咖?#35748;?#27668;。陈浩帮自?#21495;?#20102;杯咖啡后就呆坐在椅子上半天沉默不语,?#28304;?#37027;天和?#19979;?#19968;见完面之后他几乎?#23458;?#37117;难以入睡,只要一闭上眼睛他满脑子都会是那个人,那张?#24120;?#20026;了克制自己别再去想不该想的人他只好借助药物入眠。

            人心就是这么的奇妙,你往往越是想忘记就越是记得清楚,越是想把一个人从脑海里扔出去那人却偏偏越是往里钻,直至越钻越深,深到?#30446;?#37324;。

            咖啡杯里冒出的热气袅袅上升,陈浩望着杯子里咖啡忽?#25442;?#24518;起了那天?#19979;?#19968;替他买咖啡的事情,一想到那时他被自己埋怨了一顿后气不打一处来的委屈样子便忍不住嘴角上扬。

            这时办公室外的走廊边上,警员小郑俯身拍了拍吴凯杰的肩膀,小声耳语道:“哎,你们?#38706;?#36825;是怎么了?#20426;?br />
            “啊?什么怎么了?#20426;?#21556;凯杰被他问的有点莫名其妙。

            “喏,你瞧,对着咖啡杯傻笑呢。”顺着小郑的视线吴凯杰与他一同朝着陈浩办公室的方向望去。

            “嘿嘿,你说他这个样子像不像个思春少女啊?#20426;?#23567;郑随口调侃道。

            “思思你个头!去去去,好好上班,别整天像个?#20284;?#20284;的管闲事。”

            吴凯杰虽然也对陈浩此种反常的举止感到费解,但他显然更烦身边这个嘴碎的小郑,于是三言两语便把人给打发走了。其实?#36864;?#23567;郑不提他也察觉到陈浩这几天是有点不太对劲,整天一副心不在焉的状态,有时候和他说话?#20174;?#37117;会慢个半拍,老实说还真有点像小郑调侃的那般,有那?#21561;?#24605;春少女的意思。可吴凯杰转念一想又觉得可能性不大,以陈浩风流?#35828;?#30340;行事作风很少见他会为女?#35828;?#20107;情心?#24120;?#26356;何况他身边也从不?#36776;?#32043;嫣红,难道说这回遇到真命天子了?吴凯杰不由得心想。虽然他知道陈浩最讨厌别人过问他的私生活,但老天爷如果真能派个人来一物降一物也是好事,只不过究竟什么样的女人能降服这个鬼见愁呢?#30475;?#26696;着实令人好奇。

            正当吴凯杰?#20004;?#22312;自己的遐想中时孟飞?#24674;?#20309;时已经站在了陈浩办公室的门口,“哟,想谁想这么乐呢?#20426;?br />
            陈浩忽的一惊,由于刚才自己的思绪太过?#24230;?#31455;丝毫未察觉办公室门口还站着个人。

            “呵,还能想啥?想妞儿呗。”他回过神后急忙给自己找了个正当理由。

            “谁啊?哪认识的?#20426;?#23391;飞与陈浩共事这三年?#21019;用?#35265;他对哪个女人上过心,这太阳打西边出来的事情要说不好奇那是骗?#35828;摹?br />
            陈浩并不打算回答这个问题,镇定自若地拿起身前那杯咖啡表情严肃道:“你一大老爷们关心这干嘛,行了,说正事。”

            “哦,是这样,袁?#32456;?#20799;终于我有了些眉目。这是些资料和照片,你看看。”说着孟飞就将手上的一叠文件放到了陈浩桌上。

            陈浩刚端起香喷喷的咖?#20154;?#21040;嘴边,一听是有关与袁乐的线索便立刻放下手中的杯子迫不?#25353;?#22320;翻看起来,资料里大部分都是一些跟拍照片,包括袁乐去过的地方还有见过的人。

            翻着翻着陈浩的动作忽然停顿在其中的一张照片上,“这男的是谁?#20426;?#20182;拿起面前的照片,指着照片上站在袁乐身旁正与她交流的男子问道。

            ?#29677;蓿?#36825;人我已经调查过了,他是个酒庄老板,袁乐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去他那儿买酒。”

            “哦?什么背景来历?#20426;?br />
            “他姓季名节,美籍华人,刚回国一年多。三个月前在红叶山上搞了个私人酒庄,没什么不良记录,看着像正经生意人,至于他在加拿大的过往我现在还查不到。”

            陈浩认真揣摩起照片中这个衣冠楚楚相貌堂堂的男人,光看此?#35828;?#22806;表和打扮的确不像是个作奸犯科之人,可对于陈浩来说他判断好人?#31561;说?#26041;式除了依靠证据之外,凭的就是两个字——?#26412;酢?br />
            “哼,卖酒的”他不屑的勾了勾嘴角,?#26412;?#21578;诉他这个姓季的一定没那么简单。

            孟飞从陈浩的眼神里看出他对这个卖酒的似乎很?#34892;?#36259;,便问道:“那你的意思是?#20426;?br />
            “查查这卖酒的最近去了?#30007;?#22320;方见过什么人,速度点。?#32972;?#28009;直接?#35828;?#22320;下命令道。

            “收到,我这就去。”孟飞一接到命令便一溜烟的消失在陈浩跟前,要说办事效率在整个西区警局目前为止还找不出一个能?#35753;?#39134;更快的。

            下达完命令之后陈浩又再度将身子靠向了椅背,一旦他的?#28304;?#29916;子停止转动马上就会想起那个人,那个令他魂牵梦萦朝思暮想的人。他倍感无奈地闭上眼睛,即便他不愿意承认,但?#34892;?#20107;情发生了就只能接受,?#34892;?#24773;感生成了就再也灭不掉了。

            譬如说,爱情。这个词对陈浩来说感觉既熟悉又遥远,每?#34987;?#37324;抱着那些性感?#20219;?#26102;“爱”这个字就像一个口头禅,他可以信口拈来。而此时此刻他突然意识到这个字已然变成了一枚炸弹,那威力会炸的他粉身碎?#29301;?#19975;劫不复。

            也许爱本不可怕,可怕的是爱上了一个不该爱的人

            同一时间,在地球另一边的美国,旧金山海岸边的一栋别墅里。

            时间凌晨2点,一通电话铃声?#25215;?#20102;正在床上睡熟的人,他睡眼惺忪地眯着眼睛拿起手机看了一眼,随后带着一丝不耐的神情接起电话,沙哑着喉咙开口问道:“你大半夜找我有什么事?#20426;?br />
            “呵呵,抱歉啊,我忘了你那里还是半夜。?#27605;?#28982;对方嬉笑的语气里显然并没有任何歉意。

            “唉说吧,你又出什么幺蛾子了?#20426;?br />
            手机那头沉默了一小会儿,紧接着语气变得?#34892;?#20302;沉道:“Mark,我这?#25569;?#21040;的人你一定?#34892;?#36259;。”

            “季节你能不能别这样,?#20197;?#23601;告诉过你那个人已经死了,别再浪费无谓的精力好吗?#20426;?#37026;天?#28304;?#28201;怒道。

            “你先别生气啊,这次我找到的人和你画上的那个真的好像。”

            “小节,你去江源费尽心思找那个?#35828;降?#20026;了什么?我心里的那个人已经不在人世了,那些长得相像的人对于我并没有意义。”

            “Mark,我找他不是为了你,而是我。”季节的?#25104;下?#20986;了一抹阴冷的笑容。

            “什么意思?#20426;?br />
            “这个你暂且不用知道,我已经把他的照片发给你了,看看吧。”

            “没兴趣,我不会再看你这些无聊的照片,也请你别再做这种无聊的事情。”

            “那好吧,看不看随你,反正结果?#23478;?#26679;呵呵。”季节像是忽然竟想起了什么莫名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20426;?br />
            ?#29677;蓿?#27809;什么,我就一想到那人光着身子在我面前穿衣服就想笑。”

            邢天乍听之下以为季节在说和他伴?#24405;?#30340;调情节目,为了让自己能继续睡自己的觉,便打断说道:“那你慢慢自娱自乐吧,我要睡了。”

            季节神情?#34892;?#22833;落地垂下眼睛,黯然道:“Mark,什么时候你能忘了他愿意接受我?#20426;?br />
            “小节,这个时候不提这个好吗?我真的想睡了。”

            “算了,不说了。哦,对了,那人手臂上有条疤,如果你不?#19981;?#36825;种瑕?#38391;?#30340;话不看也罢。”

            邢天猛地一惊,刷的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你说手臂上有什么?#20426;?br />
            “他右手臂上有条很长的疤,看着还挺吓人,唉?#19978;?#37027;了张脸。”

            邢天呆楞了一会儿,故作镇定道:“哦是吗?我确实不?#34892;?#36259;,睡了,拜拜。”

            “好吧,那不打扰你睡觉,拜。”

            等季节?#21494;?#30005;话后邢天再也按耐不住内心的?#24597;遥?#20182;急忙打开那封未读?#22987;?#32780;就在他点开的那一刹那,他呆住了。

            虽然照片中的人只显露出一张侧?#24120;?#20294;不出半秒邢天就能辨认出来,包括他手臂上那道长长的疤痕。

            果真是他!?#19979;?#19968;。

            一个邢天用了整整十年的时间都无法忘记的人,而这个人如今再一次出现在自己的视线里,犹如一剂强心针扎进了他的心脏。他无法判?#27927;?#21051;内心是狂?#19981;?#26159;狂悲,握着手机的手?#21018;?#19981;受控制地微微抽搐。

            为什么老天爷要和他开这样的玩笑,既然注定不能在一起的人为什么还要将他送到他面前,为什么为什么。

            屋内一片寂静,他感觉自己的心?#36335;?#22312;?#24524;眨?#26089;已冰封的情感正在慢慢苏?#36873;?br />
            今夜,注定无眠。

            清晨六点半,金色的加州阳光透过落地窗缓?#36203;?#23556;进房间,?#35753;?#20142;又刺眼。

            邢天慢慢走向窗边,阳光覆盖在了他挺拔的身躯上。此刻的邢天已经没有了先前那?#26412;?#24908;失措的模样,而是显得十分冷?#30149;?#27785;着,只是那紧锁的眉头出卖了他内心的不?#30149;?br />
            他拿起手机拨了个电话,“Lucas,帮我订一张机?#20445;?#20170;天就走。”

            “今天?#38752;?#26159;你下午还有会要开。”

            “会议取消。”

            “可是好吧,那你要去哪儿?#20426;盠ucas知道多说无益,邢天决定事情从来容不得他拒绝。

            “江源。”

            更多原创耽美小说尽在耽美中文网http://www.4163051.com

            如果您?#19981;?#26412;作品,请记得点下方的?#24052;端?#19968;票?#20445;?#20197;及多发表评论,这是对作者最好的鼓励!
        看不完请按CTRL+D自动添加到收藏夹,下次接着看    快捷键:上一页?#21834;保?#19979;一页?#21834;保?#30446;?#23478;場癏ome?#34987;頡癊nd”。
        我也要发表评论查看全部评论 《两界LG》最新评论  本?#25345;?#26174;示最新10条评论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重庆幸运农开奖结果
        <address id="xs2qo"></address>

          <meter id="xs2qo"><u id="xs2qo"></u></meter>

            <dl id="xs2qo"></dl>
              <var id="xs2qo"><ol id="xs2qo"></ol></var>
              <address id="xs2qo"></address>

                <meter id="xs2qo"><u id="xs2qo"></u></meter>

                  <dl id="xs2qo"></dl>
                    <var id="xs2qo"><ol id="xs2qo"></ol></var>
                    娱乐场所上演色情表演 竞彩篮球胜分差教程 香港六合图库财神图库 欧盘看竞彩足球现场比分直播 内蒙古十一选五是要更新吗 26选5有人中奖吗 北京快三开奖结果走势图 爱彩票网 单双中特王 江苏时时彩预测软件破解版 河北11选5中奖结果 腾讯分分彩全天计划网页版 贵州快三走势图今天今 45111抓码王高手开奖i 百人牛牛系统有什么规律
                    评论内容:请勿发表人身攻击、广告及其它宣传类?#28304;?最大留言数500字,请自觉遵守相关政策法规。

                    验证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 匿名发表
                    耽美原创小说总榜
                    最新耽美原创小说
                    娱乐场所上演色情表演 竞彩篮球胜分差教程 香港六合图库财神图库 欧盘看竞彩足球现场比分直播 内蒙古十一选五是要更新吗 26选5有人中奖吗 北京快三开奖结果走势图 爱彩票网 单双中特王 江苏时时彩预测软件破解版 河北11选5中奖结果 腾讯分分彩全天计划网页版 贵州快三走势图今天今 45111抓码王高手开奖i 百人牛牛系统有什么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