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xs2qo"></address>

    <meter id="xs2qo"><u id="xs2qo"></u></meter>

      <dl id="xs2qo"></dl>
        <var id="xs2qo"><ol id="xs2qo"></ol></var>
         用戶名: 密 碼: 保持登陸  作家   忘記密碼  注冊會員  注冊作家
        耽美小說->三嫁謝少卿章節列表 > 三嫁謝少卿_ 1.被嫖的嫖客,不嫁不行。

        三嫁謝少卿  1.被嫖的嫖客,不嫁不行。

            裴渡一眼看到二樓上坐著的那個美人,當場失了魂,懷里揣著的兩塊金條“啪”的一聲落在地上,砸了他的腳,他也不覺得疼。

            全世界都安靜下來,只剩下這個人。

            他掩在珠簾后,坐姿端雅,神態從容淡定,一身紫色云浪勁裝,黑色的長鞋,腰間系一枚和田軟玉,一頭黑發用銀冠豎起來,白皙的脖子下精致的鎖骨,纖細地手指托著茶盞,輕輕一抿,不多不少,優雅到極致,唇色柔蜜,只是眼睛綁著一根一指長的淡紫色布條,和衣服的顏色相稱。

            這樣玉質金相的人竟然是個瞎子?

            裴渡的心撲騰騰亂跳,順帶幾分心疼。

            只是,勾欄里怎會出現如此高貴的人?

            裴渡癡呆呆走到謝少卿面前,往懷里掏了陶。

            誒,金條呢?

            面上憋得通紅,說話也不利索:“你等我一下,我回家取取錢去。”

            謝少卿嘴角輕微勾了勾:“不必。”

            “你你不要錢?”

            “嗯。”

            “好好請請隨我來。”

            裴渡輕柔地扶著他的胳膊,一步一步引到房間里。

            紅羅帳,垂香囊,美人就坐在床中央。

            裴渡心里有點小緊張,畢竟從他穿越過來到現在,第一次逛勾欄,這古人怎么嫖娼,他不是很有經驗啊!

            還好有酒!

            裴渡拿著酒壺一口悶了小半壺,腿有點軟,身體有點飄,心里有點歡喜,柔聲說:“你別害怕,我會很溫柔。”

            裴渡伸著手,眼看就摸到美人的臉,只見謝少卿抓著他的手腕,往床上一撂,“嘶”的一聲,裴渡的衣服一分為二,瞬間赤條條。

            謝少卿干凈利索,一插到底!

            裴渡頓時眼冒金星,倒吸一口涼氣。

            好疼!!!!!!!!!!!!!!!!!!!!!!!!!!!!!!

            這人是瞎子嗎?

            不是!

            這瞎子是人嗎!?

            你他媽的是老二上長了眼嗎?

            又快又狠又準!

            古人生猛,也不應該是這個生猛法!

            這分明他媽的是個雛!

            還是個硬雛!

            裴渡開始還悶哼,到后來疼得哆嗦,再也不顧形象,大喊大叫:“你這王八羔子,快放開我啊啊啊啊!放開我!”

            謝少卿冷笑一聲。

            速度更快,力度更狠!

            裴渡這會兒是再也欣賞不了這盲眼美人,咬著牙說:“你快點放開我,我告訴,我可是可是”

            然而只迎來的只是更猛烈的撞擊!

            裴渡眼中生淚,終于開始服軟:“哥你輕點輕點輕點不,爺爺,你輕點饒了我,饒了我!”

            謝少卿終于稍微緩緩勁,可不一會兒又開始不要命的折騰裴渡。

            裴渡心里那個恨:我是瞎了眼嗎?來招惹這么厲害的主!

            這誰他媽開的青樓,明個我就帶著將軍府的兵端了這狗娘的銷魂樓!

            心里還沒罵完,謝少卿換了體位,對著床又是一陣哐哐當當。

            這瞎子才的嗎?

            捅到什么時候是個頭?!

            裴渡無語凝結,相比那少的可憐的快感,這疼的卻實實在在!

            終于等到謝少卿發泄完,裴渡已經只剩下半條命,在床上奄奄一息,身上青一塊,紫一塊,沒一塊好皮。

            謝少卿穿好衣服,摸了摸衣領,冷聲說:“既已有肌膚之親,你就嫁到王府來。”

            什么!?

            “你他媽的說什么?!老子是”

            三把小刀擦著裴渡耳邊飛過,并排插在床沿上,不多不少,噠,噠,噠,三滴血井然有序地落在他肩膀上。

            裴渡瞬間閉了口,摒住呼吸,不再說話。

            “你將是本王的王妃,這種地方不能再來,若讓我發現,你就嘗嘗大理寺的十大酷刑。”

            走到門口的時候,謝少卿回轉半步:“辱罵王爺,就是辱罵陛下,辱罵陛下就是想造反,造反必誅九族,將軍府雖然只剩下你這一個家主,可九族包括父族四、母族三、妻族二,所有蘇家的門生,客卿,仆役丫鬟,大概有一千多人。

            頓了頓,謝少卿幽幽地說:“所以,開口之前,你一定要想好。”

            裴渡眼中含淚,諾諾的點了點頭,笑著說:“王爺走好,下次再來。”

            裴渡在心里數到二百的時候,就破口大罵:“哪里來的瞎王爺,是腦殼有病!尼瑪,吊大了不起嗎?!嫁給你!吃屎吧你!大爺的,老子裴渡好歹也是拿過qiang,做過老板椅的,穿越到這鳥不拉屎的古國”

            裴渡一邊呲著牙穿衣服,一邊罵罵咧咧下了樓,就看見他的大總管蘇全,心里忍不住暗罵:這狗娘養的,剛才跑哪里去,這會兒畢恭畢敬,彎腰帶笑的。

            “大將軍,馬車在外邊,鋪了軟墊。”

            裴渡笑了笑說:“嗯,小全,你走前面。”

            蘇全很聽話。

            裴渡二話不說,照著蘇全的屁股,一腳踢個狗吃屎。

            “你還知道我是你主子!我剛才鬼哭狼嚎的時候,你在干什么?”

            蘇全哭喪著臉:“主子,小的拉了您好幾次,可您像著了魔一樣往他跟前湊,睿王府侍衛拿著刀架在我脖子上,我動不了啊!爺,我看啊,人家今晚專門就來盯你的,是你自己送上門,不能怨我啊!”

            裴渡氣得咬牙切齒,還要再踢,蘇全已經麻溜的起身,跑的沒了蹤影!

            出了銷魂樓,裴渡發現一個很神奇的事情,大街上的人都盯著他看,指指點點,捂著嘴笑,竊竊私語。

            裴渡摸了摸屁股,他清理的很干凈啊;再看看衣裳,穿的很整潔;順了順頭發,扎的很滑溜。

            哪里出了問題?

            一直走到大將軍府,都這樣!

            連將軍府迎門仆役也是如此!

            走到屋里,裴渡氣的哐哐哐連踢帶砸,菱花鏡碎了一地。

            裴渡頓住了。

            他臉上有字?!

            臥槽!

            裴渡撿了塊碎鏡片,仔細照了照,左臉寫的是:嫁給謝少卿,右臉寫的是:不嫁活不成。

            兩邊五個字,碼得很整齊!

            裴渡一聲吼叫,驚地整個大將軍府的鴿子撲騰騰飛屋頂,丫鬟仆役們都神經一震,他們的主子又抽風了?

            什么時候!?

            什么時候寫上去的?!

            為什么他一點感應都沒有?

            裴渡捂著臉,傷心地想,這他媽就是傳說中的武功嗎?

            謝少卿從哪弄的筆墨?

            裴渡攤開手一看,還不是墨,是血!

            這瞎子真有能耐!

            裴渡還沒有感慨完,就聽見外邊吵吵嚷嚷。

            “恭喜,恭喜”

            “賀喜,賀喜”

            “大喜,大喜”

            周子謙身后跟著禮部的幾十個官員,還有睿王府的管事,各個滿面笑容,拱手朝裴渡道賀,身后眾仆役抬著大紅箱子,箱子上紅綾羅結成花,從門口一直排的看不到尾。

            這架勢,別說將軍府所在這條街,就是整個京華城也將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裴渡笑著接了聘書,聘禮,送人出了府,就躺在榻上嚎啕大哭。

            蘇全站在門口,想進又不敢進,最后咽了口氣,幾分心疼地說:“主子,你若這樣難受,不如現在逃婚。”

            裴渡抬起頭,嘆口氣:“小全,你去將軍府外看看,如果方圓五十米內無人看守,你爺我現在出了這門就再也不回來。”

            蘇全爬上墻頭,伸著頭看了看,回來砸吧砸吧舌頭說:“爺,你還是出嫁吧。”

            這一日,十日繁華,商鋪都關了門,百姓涌進城,看這天下奇聞。

            大將軍蘇靖遠迷戀上睿王爺,已經企圖自殺兩次,第三次睿王爺終于勉為其難下聘,娶其過府,不愿國家因此喪失這一棟梁。

            裴渡坐在花轎里,掀開轎簾一角往外看,跪在道路兩旁的百姓,身上穿的衣物到處是補丁,有的因撅著屁股,褲子太舊被撐破,灰頭土面的多,錦衣華服的少,卻還是拿著花瓣在轎子過去的時候,起身扔在空中,他這具身體的主人,大將軍蘇靖遠在百姓中深受愛戴,再往前看,謝少卿騎著高頭大馬,身上披紅掛彩,頭發被七珠金冠豎起,一身大紅錦緞華服顯得腰細肩寬,非常俊雅尊貴。

            謝少卿為什么費盡心思娶自己呢?

            這京華城絕不是宜居之地,裴渡摸了摸心口那朵血色的牡丹,那是招魂的血契,有人給了心頭血,以二十年陽壽為祭,招他魂魄來此。

            是謝少卿嗎?

            裴渡搖搖頭,謝少卿雖然身份高貴,但身體不全的人是不能招魂的。

            這京城另有高人,只是不知道想用他做什么。

            裴渡半月前來到這里,被震驚地瞠目結舌。

            這個古國真的很窮很窮很窮,不僅古國很窮,北邊的沙漠之國,南邊的南國,還有東邊的海國都窮,窮的是叮當響,而窮的原因不是人們懶,而是四國不斷打仗,到現在已經五十年,斷壁殘垣,滿目瘡痍,民不聊生,可以說,連狗都不想住這里。

            轎子停下來,謝少卿一手摸索著,頂住轎門,一手伸入轎中,手心向上,安靜地等待。

            裴渡有些緊張,自己真的要和這個人成婚嗎?

            “愛妃。”

            謝少卿的聲音非常溫柔,似乎帶著相愛已久的眷顧,深情似海,不輕不重地敲在裴渡的心上。

            愛-妃嗎?

            愛-妃-愛-愛愛

            裴渡不知為何,心漏掉一拍,他沒有大男人,但也不娘炮,可這個男人此時的一聲呼喚,讓他覺得愛妃這個詞非常美好,美好到他無法拒絕。

            裴渡伸出手,放在上面,謝少卿輕輕一握,等裴渡出了轎,又將手放在他腰上,牽著他往前走。

            周圍人擠人,謝少卿因為看不見,每走一步有些遲緩,但腳步非常堅定。

            也許是這氛圍太喜慶,也許祝福的聲音太多,也許儀式感太厚重,一陣莫名地溫暖涌入心頭,裴渡眼里有些泛酸,他輕輕地反握著謝少卿的手,直到被送入洞房。

            但美好總那么一瞬間。

            洞房里。

            “你過來。”

            謝少卿語氣溫和。

            “我不過去!”

            “你真不過來?”

            更多原創耽美小說盡在耽美中文網http://www.4163051.com

            如果您喜歡本作品,請記得點下方的“投它一票”,以及多發表評論,這是對作者最好的鼓勵!
        看不完請按CTRL+D自動添加到收藏夾,下次接著看    快捷鍵:上一頁“←”,下一頁“→”,目錄頁“Home”或“End”。
        我也要發表評論查看全部評論 《三嫁謝少卿》最新評論  本頁只顯示最新10條評論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重庆幸运农开奖结果
        <address id="xs2qo"></address>

          <meter id="xs2qo"><u id="xs2qo"></u></meter>

            <dl id="xs2qo"></dl>
              <var id="xs2qo"><ol id="xs2qo"></ol></var>
              <address id="xs2qo"></address>

                <meter id="xs2qo"><u id="xs2qo"></u></meter>

                  <dl id="xs2qo"></dl>
                    <var id="xs2qo"><ol id="xs2qo"></ol></var>
                    評論內容:請勿發表人身攻擊、廣告及其它宣傳類言辭,最大留言數500字,請自覺遵守相關政策法規。

                    驗證碼: 點擊獲取驗證碼 匿名發表
                    BL小說總榜
                    最新BL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