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xs2qo"></address>

    <meter id="xs2qo"><u id="xs2qo"></u></meter>

      <dl id="xs2qo"></dl>
        <var id="xs2qo"><ol id="xs2qo"></ol></var>
         用戶名: 密 碼: 保持登陸  作家   忘記密碼  注冊會員  注冊作家
        耽美小說->緣說章節列表 > 緣說_ 第二十章  深不可測之人

        緣說  第二十章  深不可測之人

            深黃的泥土下,一尊尊駭人的尸骸;一條條山川溝壑處,一縷縷鮮紅的血液緩緩流淌;大陸各國的偏遠邊界,無數的難奴在戰爭的摧殘下尸野滿地,血流成河。婦女孩童的哭泣在這充滿戰爭的時代里化成一曲曲悲歌,那是通往地獄之門的哀奏……

            看向皇甫君弦已經離開的方向,魑魅眉頭一皺,秀氣的臉上有了表情:“公子,他……是個怎樣的人?他跟以往前來拜訪公子的人不一樣。”

            謙玉聞了聞已經涼了的茶,語氣平淡無奇:“魑魅是怎么看待他的?”

            魑魅握緊拳頭,臉上多了些謹慎之色:“實力實在強悍,深藏不露,是個了不起的狠角色。”

            魑魅不會忘記,他看了自己的那一眼,透露著太多的陰厲,那雙冷漠陰寒的眸子里是自己永遠也看不懂的神色。總感覺他……有點兒像一個人……魑魅低頭看著正在品茶的謙玉,眼神有些迷茫。

            “怎么?”謙玉提起茶壺為自己倒茶,悠然道:“我頭上有東西?魑魅這樣的眼神有點奇怪啊!不是殺手該擁有的。”雖然是漫不經心的一句閑話,魑魅“撲通”一聲半跪在地上,抱拳:“公子,魑魅知錯了,以后再也不敢揣測公子了。”她只是殺手,只是個為主人賣命的利器。任何人都可以揣測,但是唯獨謙玉……一個算盡天下人命運的人,堪稱讀心的術法讓人想想就心驚膽戰。

            謙玉放下茶杯,看著半跪在自己面前的妙齡女子,溫柔的將她撫起:“以前就跟你說過,不要隨便下跪,”理了理她額前的發絲,聲音萬年不變的柔和:“你方才問我,皇甫君弦是個怎樣的人,那我告訴你,他……是個無法預算之人。”

            “無法預算?”魑魅面色驚訝:“大陸之上還有公子預算不出來的人?”她跟在謙玉身邊這么多年,還真沒見過有自家公子無法預算之人:“今早公子不是算出弦王會在相應的時間來拜訪您么?而且,弦王也按時來了呀!”

            謙玉搖頭,只是無所謂的笑了笑。是啊!他云游過大陸各地,預算過無數的人,他至今無法預算之人除了自己的老師和師叔,皇甫君弦是第三個他用心預算卻怎么也預算不出來的人。今天皇甫君弦的到來不是算出來的,而是自己的潛意識里就非常清楚他會來,也知道他何時來,這是自己沒有預算,而是潛意識里很自然就閃現出來的一個念頭。這是連謙玉都感覺奇怪的地方,或許……冥冥之中,和他之間的牽扯就已經牢牢被系在兩人的命運里了。這是謙玉根據自己的預算經驗得出來的一個結論……

            “希望不是自己所想的那樣吧!”謙玉臉上一絲若有若無的苦意。

            當皇甫君弦進入弦王府正堂的時候,司徒太史閉著眼坐在主座上,手敲著桌子,閑情逸致的模樣不禁讓皇甫君弦有些無奈。

            “老師,”皇甫君弦走進他,面色平靜:“老師可是在等學生?”

            司徒太史睜眼,向他衣服上嗅了嗅,抬眼看他:“女人的胭脂味兒,你z小子去青樓了?”

            “……嗯!”

            “你對女人一向不感冒,怎么?去見什么人了?”司徒太史圍著他轉了一圈,一副睹定了的樣子

            “……嗯!”

            “誰啊?”司徒太史睜大眼睛,面臉的期待。以皇甫君弦的性子,這平臨城能有幾個讓他放下面子親自上門去會面的,又何況是青樓,在青樓的話,恐怕也只有一個人了。

            知道瞞不過老師,皇甫君弦如無其事的坦白:“謙玉。”

            “謙玉……”司徒太史不再開玩笑,他摸了把胡子,正經起來:“見到了?”

            “……嗯!”這個樣子的司徒太史才讓皇甫君弦感到熟悉,只有這樣才能好好說話。

            司徒太史重新坐回了位置,喝了口茶,聲音是老人專屬的沙啞:“他怎么說?他的立場又是這樣?”

            皇甫君弦坐在司徒太史旁邊,平靜的眼神閃過一絲微小的異樣,而他表面上卻是看不出什么,表情依舊淡漠,但是對于司徒太史,這樣的淡漠又是不一樣的:“他的立場就是不站在任何一邊的立場,他不參與皇室之事。”

            “果然……”司徒太史笑了一聲:“這不喜歡麻煩,悠然自得的性子跟師兄還真是不差分毫啊!他既然已經表了態度,我們也不必憂心他。好了,你早點休息,為師也乏了。”

            “是。”皇甫君弦對著司徒太史離去的背影拱手。

            推開臥房的門,皇甫君弦至袖中拿出一朵血紅,那是一朵彼岸花。這花是謙玉采摘下來的,離開時自己向他討要的。把花插在滿是綠草的花瓶里,然后坐在床上盤腿練氣。

            夜已幽深,在皇宮里某處宮殿,一聲尖叫聲傳來……

            “滾!都給本殿下滾!”床榻上的男子面目扭曲,抓著身邊的東西就往地上一處亂丟。地面上幾個宮女跪在地上身體不斷顫抖哆嗦,顯然是被嚇得不輕。

            “滾哪,都聾了是不是?來人,把她們拉下去砍了,統統砍了。”男子趴在床上,手臂四處亂揮,憤怒的面孔因為身上的疼痛變得異常恐怖。

            跪在地上的宮女更是被嚇得埋下了腦袋,渾身無力的顫抖。

            “怎么?都挨混子了還沒記住教訓哪?”一個聲音自門外傳來。一個男子掀開珠簾,從容的走到床邊。

            “太子皇兄?”床上之人看到來人瞬間沒了脾氣,像焉了的狗似的垂下兩只大耳朵。他把頭埋在枕頭上,不滿的偏頭:“太子皇兄怎么有空來了,這三天,皇兄可是忙得很。”

            “你呀!”男子敲了他一記:“怎么這么不理事?父皇還在氣頭上,皇兄又怎么能再惹他生氣?若是因為來看了你父皇大怒,你恐怕就不止挨棍子怎么簡單了。”

            床上的正是接風宴當天惹得皇帝龍顏大怒的二皇子皇甫郝。

            皇甫郝沉默了一會兒,突然想到什么似的一下變了臉色:“那我被罰的時候皇兄為何不幫我向父皇求情?”

            皇甫卿搖搖頭,無可奈何嘆息:“當時李瑋忠那些不經大腦的話已經惹父皇不悅,你又在那里煽風點火的,一旦我貿然為你求情,父皇必定認為我們有謀反之意,到時候,就不是打棍子,而是……掉腦袋。”

            聽到掉腦袋,皇甫郝的臉瞬間蒼白。皇甫卿見狀,繼續說道:“李瑋忠死了不礙事,但是你要是有什么三長兩短,皇兄怎么向你九泉之下的母妃交代?”

            經皇甫卿這么說,皇甫郝安靜下來,聲音悶悶的:“知道了,太子皇兄,我下次不會了。”

            “知道就好,”皇甫卿滿意的坐到他床邊上,輕輕掀開改在什么的被褥,心疼道:“還疼不疼?”

            “當然疼,”皇甫郝撐起手動了一下,不小心扯到了傷口,不由吸了口冷氣。

            “別亂動,”皇甫卿一聲呵斥,然后對著地上跪著的宮女道:“把藥拿來。”

            “是……是……太子殿下,奴婢現在就去拿……”邊說著一邊狼狽慌忙的起身拿藥……

            更多原創耽美小說盡在耽美中文網http://www.4163051.com

            如果您喜歡本作品,請記得點下方的“投它一票”,以及多發表評論,這是對作者最好的鼓勵!
        看不完請按CTRL+D自動添加到收藏夾,下次接著看    快捷鍵:上一頁“←”,下一頁“→”,目錄頁“Home”或“End”。
        我也要發表評論查看全部評論 《緣說》最新評論  本頁只顯示最新10條評論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重庆幸运农开奖结果
        <address id="xs2qo"></address>

          <meter id="xs2qo"><u id="xs2qo"></u></meter>

            <dl id="xs2qo"></dl>
              <var id="xs2qo"><ol id="xs2qo"></ol></var>
              <address id="xs2qo"></address>

                <meter id="xs2qo"><u id="xs2qo"></u></meter>

                  <dl id="xs2qo"></dl>
                    <var id="xs2qo"><ol id="xs2qo"></ol></var>
                    評論內容:請勿發表人身攻擊、廣告及其它宣傳類言辭,最大留言數500字,請自覺遵守相關政策法規。

                    驗證碼: 點擊獲取驗證碼 匿名發表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