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xs2qo"></address>

    <meter id="xs2qo"><u id="xs2qo"></u></meter>

      <dl id="xs2qo"></dl>
        <var id="xs2qo"><ol id="xs2qo"></ol></var>
         用户名: 密 码: 保持登陆  作家   忘记密码  注册会员  注册作家
        耽美小说->问案录章节列表 > 问案录_第一卷 这就是开始——重访十年前的村落 第二十章

        问案录 第一卷 这就是开始——重访十年前的村落 第二十章

            严雯说着,眸中的光线晦暗不明:“良雄被杀害的那天夜里,明画在县衙大堂内所看见的所谓‘百鬼夜?#23567;?#24819;必是你们使用的障眼法。为了转移她的注意力,?#21592;?#31070;?#24674;?#39740;不觉的将良雄带走。如果在这里动手,万一留下?#25628;?#28173;一类的线索会很麻烦,而且我和明画又住在后园内,随时?#21152;?#21487;能折返,强行将人带走也存在相当的风险。”

            ?#25353;?#20154;所说不错,却还差了一点,”老人们补充道,“就算那天我们没有杀那个狗官,也同样会上演那场百鬼夜?#23567;?#20026;了让你们能注意到小勾村周围刻意留下的痕迹,却?#24674;?#24744;已经提前去了那里。”

            “没错,只要稍加调查就知道那里曾经发生过什么。但我当夜行动的目的却不是为此,而是为了查验水难中死伤的百姓,”严雯抬头,朝门外吩咐道:“将那些尸骨抬上来。”

            话音刚落,早已守在门外的陆疏和方临就抬着几具覆着白布的尸体进了正堂。在接到严雯的命令要搬尸骨上堂时二人都心存犹豫,本以为门口的百姓定会吓得不轻,却见他们岿然不动,好像事不关己一般。

            严雯却早就料到了会有这般,示意安明画退后,随即走下高位掀开白?#36857;骸?#35832;位请看,这些人的死因确实为溺水而亡,但他们的气道中却无半点泥沙,倒像是被浸在清水中溺?#23567;?#33509;是这些?#35828;?#30495;死于滦渠水难,绝对不会是这般模样。再看这些人的手指,指节处有薄茧,虎口处却没?#26657;?#36825;说明这些人平?#26412;?#24120;做的都是些文事,如果是纤户,经年累月拉着纤绳,虎口处不可能不留下痕迹。”

            她说完,将白布重新覆上,又吩咐陆方二人将尸体抬下去:“本来之前良雄这个生活在十年前的人会认出现在的刑狱司敕令一事就让?#19968;?#30097;,验过这些尸身后就更能确定,所谓十年前的案件是有人在搞鬼。但我一直不明白对方布局的目的,直到我们渡过所谓的镜湖,在清河县看见那本黑账,我才终于明白,是有人为了伸冤,才刻意引导我发现十年前的真相。”

            老人们见她胸有成竹,叹息道:“看来镜湖的秘密,大?#35828;?#26102;也发现了。”

            “不错,”严雯从他们手中接过地?#36857;?#22312;你们的诱导下,我本以为山滦县和清河县应该在镜湖的两岸,所以出现了先入为主的错误。其实山滦县和清河县根本就在沿岸的同一侧,所谓镜湖上的旗子也是一种误导。那排旗子并非直线,而是在?#28902;?#30340;中间出现了转角,船驶到一半即刻折返,一来一回就有了三个时辰的错觉。若是走陆路直接?#29992;?#36947;往来甚至用不上一个时辰,这就是为什么李祺能在杀害周珂后当夜折返。”

            “密道本是不准备让大人发现的,可谁知却着了大人的道,”老人们喃喃低语着,“若是密道的事被发现了,这个局也就等同于被破了。”

            严雯点点头,忽然想起在密道中甩掉自己和方临的黑影:“老人家们可知,密道中的人是谁?”

            她本以为布局的人会知道,却不料堂下的百姓也是一脸茫然:?#25353;?#20154;您说什么呢?在您和?#34917;?#23064;进入密道后,我们的人就都?#28902;?#26469;了。密道里的机关消息很厉害,没有长老们的指挥我们是不会轻易下去的。怎么还会有其他人?”

            安明画也跟着问道:“不是你们吗?”

            “着实不是。”

            “罢了,此事我们迟早会查个水落石出的,”严雯柳眉微蹙,“事情的经过大概就是如此,你们的计划当真厉害,除了我和明画外,这里的百姓、官吏……所有的人都是凶手,若不是这一系列的工程并非三五个人能完成,我都没想过会有这种匪夷所思的事。”

            但老人接下来的话却让她吃了一惊:?#25353;?#20154;,这?#30830;?#29712;的计划哪里是我们这些没见识的老朽能想出来的?是有人给我们出的主意。大约是三年前的这个时节,一个蒙面的白衣女子来到末阳村,也?#24674;?#20174;哪里听来了我们的冤情,便给我们出了这条洗冤的路。”

            虽然已经过了很?#33579;?#37027;时的情景似乎还历历在目——

            “你们难道就由着自己的亲人含冤而死,永世不得瞑目吗?这个计划虽然需要大量的时间和人力,但若能真正帮你们报仇雪恨,为什么不考虑一下呢?”

            听着那女子将计划娓娓道来,村民们不由得动心,却还?#34892;?#29369;豫:?#26263;?#23601;算其他的都行的通,那些朝廷官员如?#38382;?#25105;们能对付得了的?”

            “这点你们完全可以放心,三个村镇的衙役而已,我们可?#22253;?#20320;们抓住他们所有人。到时候要杀要?#26657;?#36824;不是悉听尊便?”

            ——

            “无论是样?#19981;?#26159;能力,那女子怎么看都不似凡人,她给我们写下了极为详尽的计划,就连李祺的人选这种细节都考虑在内。我们为了给亲人们报仇也都同意了。那个女子大约在村子里呆了一?#38382;?#38388;,期间还给了我们很多钱维持生计,大家都奉她为神明。但就在几个月前,她突然留下一张纸条,告诉我们准备已经完毕可以行动,之后人就消失了。”

            严雯皱起眉头:“你们还记得她的长相,或者有什么特点吗?知道的?#25353;?#21487;说出来,或许可以减轻责罚。”

            ?#25353;?#20154;,不是小老儿们不说,实在是?#24674;?#36947;啊,那女子白衣蒙面,我们甚至没人见过她的?#24120;?#21448;如何说起?”

            一时间众人像炸了锅似的讨论起来,有人在人群中喊了一声:“对了,那天她叫我们开会的时候,我隐约看见她的手上有一朵白色的梅花标记。”

            梅花标记?

            严雯叫安明画拿过纸笔,交给那人:“还记得是什么样子的标记?能画下来吗?”

            村民点点头,凭着记忆画出了六瓣梅花的形状。

            ?#23736;?#35874;。”

            严雯将纸张收好。重新回到匾额之下,神情严肃:“无论是出自怎样的动机,村民们杀害三县县衙的官差是不争的事实……”

            还没?#20154;?#35828;完,下面的青壮年们已经情绪激动起来,十几人纷纷跪在堂下:?#25353;?#20154;,我们自知杀人是死罪,也不想?#26399;?#29409;辩。但此事都是我们几人所为,与老弱妇孺无关,他们从未参与过行凶,还望大人网开一面放过他们,您要?#20445;?#23601;杀我们好了。”

            “不?#23567;?#38376;外隐隐传来女子的啜泣声。

            倒是老人们很平静:?#25353;?#20154;,?#32972;?#21548;信那女子的话,命令全村人动手的正是老朽几位,并非这些不懂事的小辈。大人还是讲老朽几个带走吧,别为难这些孩?#29992;牽?#25972;个山滦地区还要靠他们维持生计啊。”

            一时间堂下争执不休,所有人都在?#21364;?#30528;高堂之上的女子最后的决断。

            严雯犹豫片刻,握住竹令的手?#34892;?#39076;抖,最终还是将令牌掷到?#35828;?#19978;:“陆疏,方临听令,老者们杀害朝廷官差,实为不赦之罪,然事出有因,其情可悯,现将人押回京城,听候刑狱司发落。”

            “严雯在此向乡亲们保证,必将十年前滦渠水难一事的内幕上达天听,还大家一个公道。”

            她绝口未提其他人的事,便是不追究之意。老人们心里清楚,拭去眼角的泪花,重重的向她磕了个头:?#23736;?#35874;大人。”

            可其他人却不干了,正要开口,却被老人们先一步喝住:“不得对严大人无礼!能遇到严大人这样的官?#30340;?#19977;生之幸,你们还意欲何为?”

            “可是……”

            “别再耍性子了,”其中一个老者走过去拍了拍年轻人的肩,“以后村子就靠你们啦。”

            陆疏站在方临身侧,低声道:“今天可算开?#25628;?#30028;了,没想到三小姐还有法外开恩的时候。”

            ?#25353;?#27010;是于心不忍吧。”方临叹息道。

            安明画平静的看着严雯神色如常的拍下惊堂木,说出那声“退堂?#34180;?#38543;即视线转到门外,隐隐可以看见日出?#24180;?#20809;。

            那光亮越来越强,似乎是在驱散笼罩了山滦地区十年的阴霾。很快阳光穿破雾霭,照亮了大地。

            天终于亮了。

            作者冒泡:第一卷到此结束,第一次写剧情写的?#31227;?#20843;糟,逻辑废作者之后会大修前二十章,欢迎小伙伴们提意见~第二卷开始就比较轻松啦,双cp的恋爱线走起~

            更多原创耽美小说尽在耽美中文网http://www.4163051.com

            如果您?#19981;?#26412;作?#32602;?#35831;记得点下方的“?#31471;?#19968;?#34180;保?#20197;?#23736;?#21457;表评论,这是对作者最好的鼓励!
        看不完请按CTRL+D自动添加到收藏夹,下?#35859;?#30528;看    快捷键:上一?#22330;啊保?#19979;一?#22330;啊保?#30446;录?#22330;癏ome?#34987;頡癊nd?#34180;?
        我也要发表评论查看全部评论 《问案录?#32439;?#26032;评论  本?#25345;?#26174;示最新10条评论
        游客
        发表于 10-24 20:55
        知道大大不会坑的,加油哦
         
        游客
        发表于 08-03 09:34
        加油,加油,等着哦
         
        游客
        发表于 08-02 23:04
        你终于回来啦,很惊喜
         
        游客
        发表于 07-31 11:09
        很棒的故事,大大有意到lc写文吗,资源丰富模式完整。
         
        评论内容:请勿发表人身攻击、广告及其它宣传类?#28304;?最大留言数500字,请自觉遵守相关政策法规。

        验证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 匿名发表
        耽美原创小说总榜
        最新耽美原创小说
        重庆幸运农开奖结果
        <address id="xs2qo"></address>

          <meter id="xs2qo"><u id="xs2qo"></u></meter>

            <dl id="xs2qo"></dl>
              <var id="xs2qo"><ol id="xs2qo"></ol></var>
              <address id="xs2qo"></address>

                <meter id="xs2qo"><u id="xs2qo"></u></meter>

                  <dl id="xs2qo"></dl>
                    <var id="xs2qo"><ol id="xs2qo"></ol></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