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xs2qo"></address>

    <meter id="xs2qo"><u id="xs2qo"></u></meter>

      <dl id="xs2qo"></dl>
        <var id="xs2qo"><ol id="xs2qo"></ol></var>
         用戶名: 密 碼: 保持登陸  作家   忘記密碼  注冊會員  注冊作家
        耽美小說->父皇,皇兄一鍋粥章節列表 > 父皇,皇兄一鍋粥_ 第十一章

        父皇,皇兄一鍋粥  第十一章

            筱幽剛想說話嘴卻被堵個嚴實!大皇子南宮文遠坐在遠處,冷淡問道:“我的幽醒了?剛才是不是有些同情我了?在這宮中我可不需要憐憫,我甚至討厭同情我的人,幽,你剛才可是犯了我的忌諱,你說我用什么懲罰你呢?你前天剛好的傷,我可真是不忍心下手。”此時的筱幽聽著心冷的直打哆嗦,他知道大皇子生氣了,自已又不知道遭什么罪,看來這次又得弄個半死,甚至自已死了也說不定,想到這眼中透著死灰,大皇子南宮文遠拍了拍手,兩名壯漢應聲出來,大皇子南宮文遠看了一眼筱幽,冷聲道:“讓他痛苦接受教訓,而且太醫看不出來,你們可明白?”兩名壯漢齊聲道:“小的們聽明白了,可以用針灸方法扎入人體痛處,殿下可滿意?”

            大皇子南宮文遠站起身來,走到門口側頭說道:“滿意與否我要的是結果。”說完開門重重又的關上了門!倚在門上大皇子南宮文遠,就這么安靜聽著里面的悶哼聲,他知道筱幽何其痛苦,筱幽打小就跟隨著他,若不是小時候看到的那一幕,根本不會發生以后他畸形的性子,大皇子順著門滑了下去,坐在陰冷的地上雙手抱肩,全身打著冷顫嘴唇由紅轉白,一到這時大皇子南宮文遠就像得了場大病,茹妃當然不知道自家兒子的病,她每天根本不管他的死活,任由其自生自滅,從小沒有母妃的疼愛,父皇也不重視自已,使得大皇子南宮文遠打小就做了這個毛病,大皇子在外面犯著病,而里面的筱幽疼的已是昏死過去!

            一柱香的時間過去了,大皇子南宮文遠也恢復如常,推門進入便看到筱幽像死人一樣沒了生息!兩名壯漢退到一旁,大皇子走過去慢慢解開了繩子,筱幽便趴在了他的身上,使得大皇子南宮文遠心中好過了些,其中一名漢子說道:“殿下,這……您可滿意?”大皇子南宮文遠未做回答,抱著筱幽放在了椅子上,回身嘴角揚起一抹笑容,說道:“把人整的半死不活,我甚是滿意,不過……”話說一半只見一陣風吹過,鮮血四濺!兩名壯漢的腦袋身子早已分了家!頭顱上的那雙眼睛睜著,到死也未想到自已為何惹來殺身之禍,大皇子南宮文遠擦拭帶血的劍,看向筱幽說道:“讓你受苦的人我為你殺了,幽,我永遠是對你最好的人。”

            大皇子南宮文遠做完這一切,對著暗處說道:“筱幽以后的身子,就交給你調養了,你既然背叛了師父,想必到時候是不是又要背叛于我啊?秋院判!”秋玄從暗處走出來,語帶恭敬道:“下官背叛師父,是看不慣他那做派,說什么皇恩浩蕩!我呸!不過是一條會叫的狗罷了,而大殿下您才是人中龍鳳,比起當今太子您才是最有資格當上太子,若大殿下以后有何吩咐,下官萬死不辭一定為您辦到!大殿下如果還不相信下官的話,今天我就自斷小手指,以證名下官對您的忠心!”說著從袖中抽出一把匕首,做勢要砍下去,卻被大皇子南宮文遠擋了下來,說道:“秋院判的忠心我收下,剛才你說我有資格當太子,聽著還真是順耳。”

            秋玄收起匕首放回袖子里,跪下說道:“下官定當至死追隨大殿下!”大皇子南宮文遠背著手說道:“起來吧,自已人無需這般多禮了。”秋玄起身又瞧了一眼昏死的筱幽,嘴角揚起不明的笑容,大皇子南宮文遠干咳一聲,問道:“秋院判,你找的人我會替你留意,若是有眉目必會告知于你。”秋玄聽后回道:“下官在此謝過大殿下您。”大皇子南宮文遠又轉身端坐在椅子上,而此時黑暗的屋子中透著幾許月光,月光照在他那張雕塑般的臉,挺直的鼻子在光線下顯得更加硬朗,透出令人不寒而栗的陰冷。漆黑的雙眸似兩個深不見底的深潭,瞳孔中不時散發著令人不可捉摸的黑色流影,神秘莫測,薄薄的嘴唇勾勒出冷酷的弧線,微微向上翹起的嘴角透出一絲冷笑,似乎心底永遠有一種仇恨!

            秋玄心中冷笑:大殿下你還真是配合我啊,恨吧,你越恨我就越高興!此時的兩人都各懷鬼胎,卻誰也沒有注意到,昏迷中的筱幽嘴角揚起一抹詭異的弧度!而四皇子南宮然坐在浴桶內,旁邊子彌邊擦身邊說道:“然,剛才為什么不阻止?難道任由大殿下他……”四皇子南宮然換了個舒服的姿式,說道:“大皇兄的所作所為你以為我不知道?三哥都看不到我這做皇弟的管什么,筱幽的命是死是活,就看到自已的造化了。”子彌忽然貼耳說道:“筱幽他……也夠累的了,你說是吧?”四皇子南宮然半瞇眼睛,幽幽的說道:“從他進入魑樓,他的命運就不是由自已而定,是生是死就看他的造化。”

            子彌聽后五味雜陳,四皇子南宮然正在微瞇,感覺到了子彌的不對勁,轉身看向子彌關心的問道:“凡事有我你在害怕?”子彌沒回答而是鄭重的點頭,四皇子嘆了口氣說道:“我是魑樓樓主,子彌你身為我的人,你還擔心個什么勁,真是個小傻瓜。”說完起身抱住臉已紅透的子彌,貼耳道:“又不是沒見過,跟個大姑娘似的還害羞啊,今晚……呵呵……你知道的。”說著曖昧的故意用下身蹭了子彌,子彌想推又推不開,只能任其胡作非為了,善姬這邊好奇的看著地上的雪,踩在上面吱嘎作響,飛燕生怕這新主子出意外,擔心的說道:“娘娘,小心著腳下千萬別摔倒。”善姬回頭嬌笑道:“知道了,飛燕你太啰嗦。”話剛落便腳下一滑!飛燕驚出一身冷汗!

            剛想做勢扶住善姬,善姬卻被另一人所扶住,善姬一抬頭臉就紅了,原來是太子南宮宇修,隨即太子南宮宇修拉開兩人的距離,語氣柔和道:“本太子恭喜貴人,昨晚本太子送于你的……”話說一半的時候,善姬頭上并沒有插著金步搖,問道:“姬娘娘,那支金步搖你是不喜歡?”善姬摸了一下發髻上面并沒有飾物,趕緊說道:“太子殿下多心了,善姬只是急著出來,忘了您送給我的金步搖了,還請太子殿下見諒。”善姬低頭說話的瞬間,卻錯過了太子殿下眼中的詭異之色!太子南宮宇修笑了笑,說道:“姬娘娘何必這般客氣,在皇宮咱們就是一家人,姬娘娘若日后為父皇誕下男嬰,或許還會升的更高。”

            善姬喜形不于色,行禮柔聲道:“善姬在此謝過太子殿下。”說完剛要做勢起身耳邊卻聽到一道聲音,:“這位就是皇上剛封的善姬?”太子南宮宇修聞聲看去,原來是久不出來的茹妃,太子南宮宇修行宮禮:“兒臣給茹妃娘娘請安。”茹妃抬手:“起身吧。”太子南宮宇修起身瞬間看了一眼善姬,善姬就那么半屈著雙腿站在那,嘴角劃過一絲嘲諷的笑意,太子南宮宇修說道:“今兒天氣還真不錯,茹妃娘娘出來走走也是好的。”茹妃緊了緊披在身上的狐裘,說道:“本宮許久不出來,一出來便遇到三皇……哦不,是太子殿下才對。”太子南宮宇修聞聽只是笑笑,此時善姬穿的本就單薄還屈著腿,終于支撐不住眼一黑便暈倒在雪地里!

            飛燕看善姬暈了過去,嚇的趕緊跑過去探了一下善姬鼻息,幸好沒事飛燕不由松了口氣,茹妃看了一眼飛燕隨即又恢復如常,太子南宮宇修喊了一聲:“來人!”話落瞬間從旁邊出來四個侍衛,茹妃心中不由起疑:這四人貌似挺眼生看來是太子的人,茹妃這般如是想著,這四名侍衛好像知道太子的意思,四人把昏倒的善姬攙扶起來,由一人背著善姬快速走了,飛燕在后面連跑帶顛的跟著,等善姬他們走遠了,茹妃語帶漠然說道:“太子殿下何時學會未卜先知了,連善姬昏倒這事都能預測到?”太子南宮宇修聽到說道:“茹妃娘娘,兒臣半分術式都不懂,哪里會知道善姬娘娘會昏倒,兒臣即為太子身邊不缺這樣機靈的侍衛,茹妃娘娘您多心了。”

            兩人都心知肚明只是表面和氣罷了,太子南宮宇修瞧了一眼茹妃身邊的宮女,問道:“茹妃娘娘,您身邊的這位宮女兒臣未曾見過,她是……”宮女月瑩見太子注意到了自已,不由往后退了一步,茹妃趕緊說道:“她是本宮姐姐送來的侍婢,本宮的姐姐不放心本宮,所以派她過來照顧本宮,這天還真是冷的很,本宮身子也不好所以就失陪了。”說完也不等太子的回答,月瑩機靈的扶著茹妃轉身走了,太子南宮宇修看向茹妃和那名宮女,眸子中一道銀光一閃而過!茹妃走了幾步身子更加冷了,月瑩看著茹妃臉色有些不對勁兒,說道:“娘娘,您的臉色不怎么好?是否請太醫過來診治?”茹妃瞪了一眼月瑩,:“沒用的蠢貨,姐姐派你來就是專門氣本宮的?!”

            宮女月瑩后退一步跪下道:“茹主子,奴婢也是為您身子著想,您若是再……恐怕您的身子會……”話說一半臉上狠狠挨了一巴掌!力度大的使得月瑩嘴角出了血,茹妃冷笑:“你個賤婢也配對本宮說教!本宮享受這天下最‘美味’的食物,何來身子會有事?嗯?!”月瑩低頭瞬間掩去了一絲殺意!擦去嘴角的血跡說道:“茹主子教訓的是,奴婢是下賤之人哪有資格說娘娘呢,是奴婢的不對娘娘怎么懲罰,奴婢都會言聽計從。”茹妃聽到語氣稍緩道:“哼,巧了本宮今天心情好,你也就免去懲罰了,你只需多給本宮弄些‘美味’來,本宮會加倍的給你打賞。”月瑩說道:“奴婢謹遵娘娘之命!”此時,一道人影一閃而過!月瑩耳朵動了一下嘴角揚了揚。

            這時,賢妃恰巧經過看到這一幕,沒多想什么便過了去,說道:“姐姐,這大冷的天罰一個奴婢做甚?”茹妃上下看了一眼賢妃,原來是跟她一樣的品階妃位,如今卻是高她幾個妃位,也不知用了什么狐媚法子,心里罵著面上卻柔和的說道:“這世上就是有人不識自已的身份,本是下賤胚子卻還妄想爬到本宮頭上,還真是臉也不要了呢!你說,妹妹,本宮罰她是不是對了?”賢妃早已聽出不對勁,現如今的身份是皇上賜于,茹妃只是妒忌自已罷了,說道:“姐姐懲罰宮女想必這名宮女也是有錯在先的,妹妹現在執掌后宮所以也就問問,姐姐也別太放在心上。”兩人假情假意的互相說著,這邊,善姬也轉醒了過來,飛燕看到自家主子醒了,心也跟著放了下來。

            善姬看了眼侍婢飛燕,虛弱的說道:“飛燕,我這是怎么了?”飛燕面帶喜色回道:“回娘娘,皇上剛剛來看過您,給娘娘您封為了善嬪,而且經太醫診斷娘娘您……懷有龍嗣!”善嬪聽到龍嗣兩個字,心頭掠過一絲驚慌,隨即說道:“飛燕,皇上剛才來過臉上沒表現出什么?”飛燕說道:“娘娘,奴婢只是看到皇上聽到龍嗣兩字,臉色馬上高興了起來,其他的奴婢并沒有注意到,娘娘,是不是有何不妥,要不奴婢給您打聽打聽?”善嬪這才放下心來輕撫著肚子說道:“本宮的這一胎來的真是時候,以后啊說不定還得靠他為本宮爭氣,飛燕,你也好生侍候著本宮,到時的榮華富貴可少不了你,明白嗎?”說完此話表情突變的狠厲!飛燕趕忙說道:“奴婢謹遵娘娘之命!”

            這屋中發生的一切,都盡收在皇帝的眼中!兩人轉身離開了小筑,兩人邊走邊說常易在旁低聲說道:“皇上,此人還真是‘深藏不露’”皇帝南宮子軒面容冷俊道:“現在殺了她還不是時候,畢竟她現在懷有龍種,而且還能對付那個人,豈不是一舉兩得。”常易聽后說道:“看來此女子還真是大有用處,不過,皇上若是她生下的不是男嬰,而是女嬰……”說完做了一個切的手勢,皇帝南宮子軒冷酷的說道:“生下男嬰朕會親自養育,倘若是女嬰……常易就按你說的辦吧。”常易臉上呈現笑意:“奴才到時一定謹遵圣意。”皇帝南宮子軒繼續說道:“朕收到消息你的好徒弟,現在卻跟大皇子南宮文遠走的很近。”

            常易聽此話微愣片刻,根本未注意到皇帝已停下的腳步,就那么撞了上去!這一下子把常易撞個清醒,趕緊跪下道:“奴才剛才無心冒犯皇上!還請您寬恕奴才!”皇帝南宮子軒沒說話,伸出手扶起了常易,靠前貼耳道:“剛才的那一跪想必全宮都知道了,你若是再犯一次剛才所做的蠢事,朕定不會輕饒了你!”說完轉身繼續向前走,常易也機靈的隨即跟上,同時,心里犯著嘀咕:自已蠢也就罷了,還很有可能連累皇上,這個總管太監真是不好當,整天的心和腦袋懸著,不得不佩服以前的小六子公公,這邊常易小心翼翼的跟著皇上,后宮的妃子們這邊,也都知道了善嬪懷龍嗣的事情,都各懷各的心思。

            而驛站這邊巫眠自然也知道了,看著躺在自已身邊的離軒,眼神中透著幾許的復雜,回夜國的話……自已的這顆人頭看來是不保啊……但離軒他是不同的,自已身為將軍殺人無數,但其實心里是不平靜的,而當那晚自已看到離軒的那一刻起,心不知不覺的異常安靜下來,想到此手指慢慢摩挲著離軒俊俏的輪廓,心下有個決定回到夜國,再跟夜無殤解釋也不遲,雙臂不由抱緊了離軒,離軒只是稍皺了下眉頭,就乖乖的靠向巫眠懷里,而這時,門外一道聲音響起:“將軍,月風國宮里來人了是一位宮女。”巫眠聽此話低聲道:“讓她等候片刻,本將軍立即出去。”門外的人回道:“是,將軍。”

            巫眠低頭看見離軒已醒,輕拍了下離軒的臉,語帶笑意:“軒,吵醒你是我的錯,昨晚累壞你了要不然再睡會,我辦完事情就馬上過來陪你,好嗎?”離軒一聽到昨晚的事情,俊臉不由的紅了一下,柔聲道:“將軍有要事就去忙,軒兒身子也是乏了再睡會。”巫眠輕掐了下離軒,:“知道你懂事我這就去辦事,辦完馬上回來,昨晚還真是有些回味呢。”說著眼睛發亮的看著離軒,兩人在床上調笑了一會兒,巫眠就起身穿好將軍服,開門又關門出去了,等巫眠出了門離軒起身,窗戶開了一個小縫,看著巫眠走向旁邊的一個屋子,而出門迎接的是一名宮女打扮,離軒輕放下窗戶,閉上眼睛又睜開,此時的他已不是剛才那副柔弱的模樣!

            更多原創耽美小說盡在耽美中文網http://www.4163051.com

            如果您喜歡本作品,請記得點下方的“投它一票”,以及多發表評論,這是對作者最好的鼓勵!
        看不完請按CTRL+D自動添加到收藏夾,下次接著看    快捷鍵:上一頁“←”,下一頁“→”,目錄頁“Home”或“End”。
        我也要發表評論查看全部評論 《父皇,皇兄一鍋粥》最新評論  本頁只顯示最新10條評論
        哆啦QX夢
        發表于 10-22 00:26
        沒了?????
         
        樞前輩
        我在重新整理思路,感謝你看我的小說!謝謝你(發表于 07-14 22:13)
         
        游客
        發表于 05-05 20:20
        這不是父子文嗎?這前面的鋪墊也太長了吧!無語了
         
        2963147252
        同感(發表于 01-05 21:59)
         
        游客
        發表于 05-07 18:39
        加油
         
        天天有喜
        發表于 03-27 14:25
        這文一定很長。。。。。。。。。
         
        EXO初心不變
        發表于 02-28 19:28
        這是要棄坑嗎
         
        游客
        發表于 02-12 22:26
        還寫不 ? 大大
         
        仰望莫沫
        發表于 07-08 15:06
        加油更哦~~
         
        游客
        發表于 04-29 20:24
        加油加油
         
        游客
        發表于 02-20 08:19
        加油      很好看的文
         
        紫涵夜夢
        發表于 10-17 14:06
        寫的好好~向你學習!
         
        評論內容:請勿發表人身攻擊、廣告及其它宣傳類言辭,最大留言數500字,請自覺遵守相關政策法規。

        驗證碼: 點擊獲取驗證碼 匿名發表
        耽美原創小說總榜
        最新耽美原創小說
        重庆幸运农开奖结果
        <address id="xs2qo"></address>

          <meter id="xs2qo"><u id="xs2qo"></u></meter>

            <dl id="xs2qo"></dl>
              <var id="xs2qo"><ol id="xs2qo"></ol></var>
              <address id="xs2qo"></address>

                <meter id="xs2qo"><u id="xs2qo"></u></meter>

                  <dl id="xs2qo"></dl>
                    <var id="xs2qo"><ol id="xs2qo"></ol></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