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xs2qo"></address>

    <meter id="xs2qo"><u id="xs2qo"></u></meter>

      <dl id="xs2qo"></dl>
        <var id="xs2qo"><ol id="xs2qo"></ol></var>
         用户名: 密 码: 保持登陆  作家   忘记密码  注册会员  注册作家
        耽美小说->凤于九天(全23卷)章节列表 > 凤于九天(全23卷)_18 风起云涌 第六章

        凤于九天(全23卷) 18 风起云涌 第六章

            烈儿喘着气正开眼睛,视线还是模糊一片。

            他?#28304;?#34987;下药后体力就变得虚弱,一夜的逃亡奔波耗尽了他的元气,在这?#20174;?#36300;又滚又撞,连神志都变得不清醒起来,睁开眼睛,迷迷糊糊看着天上的月亮,心里只有一个念头——余浪中箭了。

            他听见了余浪刚才的惨?#23567;?br />
            如果不是受伤很重,余浪这样的高手绝不会摔下马。

            要是余浪把凤凰甲穿上,也许不会发生这样的事。

            痛,如冷薄的刀片,在天地失色的空洞中扎入心头。

            烈儿猛一个激灵,失神般,忍不住把脸依恋地靠向余浪后?#34180;?br />
            肌肤轻触,本来伏在地上的余浪却猛然动了动,下一秒就警觉地跳了起来。

            龙精虎猛的动作,看不出一点受?#35828;?#30165;迹。

            烈儿像被什么狠撞了一下胸膛,大震,随即醒过神来,「你没有受伤?」

            余?#25628;?#30555;灼灼有神地打量着不?#27934;?#28237;急的流水,沉声道,「滚下来时?#28304;?#30933;了一下,竟差点昏过去,幸亏醒来及?#34180;!?br />
            烈儿心情刹那间从天道地绕了个来回,尚未松下一口气,发现余浪显然留有后?#26657;?#39039;时又警惕起来,道,「就算你跳进水里,永逸也会派人在下游搜查,你逃不掉的。」

            余浪正在生死关头,哪有?#22868;?#21644;他废话,把摔落时掉到草地上的弓箭拾起挂在身上,拔出匕首,居然往自己腰上挂着的皮囊上一扎。这皮囊是余浪从包袱里取出来挂在身上的,烈儿一直以为装的是水,现在一看,大为惊?#21462;?br />
            殷红的血一样的液体从皮囊中喷涌而出,淌往草地。

            余浪以最快的速度冲向水边,制造出红色液体一路流淌的痕迹,到了水边,取下皮囊丢入水中。

            不耽搁任何一秒地做完这一?#26657;?#24688;好听见马蹄声和人声从山坡背面传来。

            此刻稍有犹豫,就是死路一条。

            余浪手脚并用,迅速攀上一棵枝干最茂密的大树。

            马嘶声更为清晰。

            追兵登上土坡最高处,朝下方一览无余地察看情况?#20445;?#20313;浪刚?#32654;?#24471;及把身形藏入了三岔树枝的茂业之中。千钧一发!

            烈儿从始至终,都被他缚着背在后面。

            「在这里!」

            马蹄声轰然,越靠越近,到了两人藏身的树下,停了下来。

            有人忽道,「殿下来了。」

            余浪小心地拨开少许树叶,向下窥探。

            烈儿在他背上趴着,也正好可?#28304;?#20182;颈侧看到一点,心跳忽然加剧。

            他看见了永逸。

            角度和视线所限,无法看得清楚,?#36824;?#36828;远看去,永逸憔悴了不少,下巴似乎也带了一点胡渣。

            永逸已经下马,正站在草地上默默看着那摊惊心动魄的「鲜血」。

            大滩的「血」把草地染红了一片,一道断断续续的红色痕迹,从「血?#20849;创?#19968;直延伸到水边。

            围绕着永逸的属下们,都被沉默的气氛?#25346;?#30340;不安起来。

            良久,才有?#35828;?#22768;禀报,「殿下,看这个样子,他们应该是受了颇为严重的外伤。大概不甘被生擒,硬撑着走到了水边,跳了下去。」

            永逸盯着那血泊,语气没有起伏地冷然道,「他们?他们是谁?中箭的是抓走烈儿的那个男人,还是烈儿?你们有谁看清楚了?」

            刚才有份发箭的人,个个噤若寒蝉,不敢抬头。

            鹰巍是永逸的心腹,比其他人都各更了解永逸对烈儿的感情,犹豫了一会儿,开口安慰道,「殿下先不要为烈儿公子担?#27169;?#22812;色这么?#25285;?#26519;中追捕时相差又有一段距离,没人能看清楚马上?#35828;?#27169;样。?#36824;?#20381;属下看,马上得两个人都不会是烈儿公子。」

            顿了顿,继续分析道,「殿下细想一下,那贼头精明厉害,颇有智?#34180;?#20170;晚这样恶劣的情况下,如果烈儿公子真的被他劫在手里,他定会用烈儿公子作为交换条件,换取活路。任何人都知道,这是最有利最安全的方法。可他被我们追了半夜,一路?#27850;常?#31469;力?#29992;?#29978;至最后受伤跳水,?#21019;?#26469;没有提过要和殿下?#27010;校?#20174;这可以看出,他手上根本没有筹码。和他同骑的不会是烈儿公子。」

            永逸想到地上这血泊可能是烈儿留下来的,早就心如刀割。听了鹰巍的分析,更?#25954;?#30456;信鹰巍的感觉,他轻叹一声,勉强觉得稍微好受一点,道,?#21018;?#30340;是我看错了吗?#38752;?#36828;远看着马上的背影,我一直?#35760;?#28872;感觉到那就是烈儿。」

            鹰巍知道他筹划多日,一心盼着将烈儿?#28982;兀?#26368;?#31456;?#24471;如此结果,?#19978;?#32780;知有多难过,硬着头皮道,「属下也很熟悉烈儿公子的身形,属下追得最靠近时有仔细瞧过,那背影比烈儿公子稍微宽?#35828;悖?#20063;没有烈儿公子那种气度,应该是个冒牌货。」殿下只是因为太过思念烈儿公子,所以才生出错觉。

            ?#22797;?#35273;?」永逸挤出一个自嘲的笑容,摇头自问道,「如果马上的不是烈儿,那么烈儿又在哪呢?这人冲破我设下的重重包围,厉害得令人不敢相信,一定就是幕后的主脑人物。如果烈儿不在他手上,会在谁手上?地窖中被囚禁的人若不是烈儿,又会是谁?#30933;?#25235;走烈儿的那些人,到底把烈儿怎样了?」

            他连问了几个问题,自己竟一个也答不上来,神情忽然变得很激动,颤抖着道,「看见地窖里的锁链、墙钉,我的心都快碎了。烈儿曾经被囚禁在哪里吗?还是我费尽心血,?#20174;?#34850;的追错了方向?烈儿,你在受苦吗?为什么我每一次闭上眼都听见你在叫我救你,每一个晚上都梦见你在我找不到的地方被人折磨?烈儿,烈儿,你到?#33258;?#21738;里?」仰起头痛苦呼唤,心中气苦悲痛溢于?#21592;懟?br />
            烈儿在他头顶高出密密麻麻的枝叶后面,激动得战栗不已,一边听永逸说话,眼泪一般断线般流淌下来。

            他的失踪,竟让永逸如此痛苦!

            如果这次余浪再成功带自己逃走,日后会更加小心躲藏。永逸势必继续痛苦憔悴下去,与其如此,不如豁出去放胆一搏,拼了这条xing命,?#24808;?#35753;永逸知道自己就在这里,不再彼此受那种生不如死的折磨。

            他身上药xing虽然未消,手足无力,但毕竟可以说话,如果此刻倾尽全力叫上一声,或者可以惊动树下的永逸。

            烈儿越想,热血越往上涌,只觉得这一声叫喊出来,就算余浪立即心狠手辣割断他的喉咙,只要可以在永逸怀里死去,也不枉这一生了。

            这一瞬间,他甚至忘记了鸣王和文兰的事情。

            余浪最惯于应付这样极度危险的局势,警觉xing出奇的高,发觉永逸说完那番话后,背后的烈儿身体激颤,呼吸骤然?#28044;歟?#26174;然非常激动。他稍一思索,顿时一凛,猜到烈儿的打算。

            知道生死之在瞬间,余浪几乎眼都不眨,压低声音,当机立断地对烈儿道,「只要永逸发现我们在这里,我会第一?#22868;?#23556;杀永逸,然后割断你的喉咙,再用匕首自尽。」

            一边说,一边动作敏捷却不惊动下面的张弓搭箭。

            话音落?#20445;?#38160;利的剑尖已经透过茂密的树叶,?#20219;?#22320;对准了正下方的永逸。

            沉稳的语气里,每个字都向烈儿表示,一旦烈儿不配合,他将毫不犹豫地照自己的话去做。

            以目前永逸所处的?#24674;茫?#38754;对余浪恐怖的弓箭,永逸必死无疑。

            伏在他背上的烈儿,顿时僵硬。片刻,又激烈地颤抖起来。

            ?#24525;?#30340;水珠一滴一?#21361;?#33853;在后?#20445;?#20313;浪愣了一下,明白过来。

            那时烈儿的泪水。

            下面传?#20174;?#24013;的声音,「殿下一夜没有闭眼了,请回去休息一下吧。这里交给属下就好。」

            永逸发泄一轮后,情绪稍微平复,不理会鹰巍要他休息的劝告,只道,?#22797;?#20196;下去,增加搜寻下游的人手。」

            「是。」

            「?#36824;?#21463;?#35828;?#26159;不是烈儿,我要你们尽量抓到活口。所有人身上都带上上好的伤药,?#21592;?#23547;到活口立即救?#24013;!?br />
            鹰巍答应了,还是忍不住道,「属下会将这河流下游严密封锁,?#21269;?#20063;加派人手。至于山村那里,也会再次对所有人进行审问,察看是否有漏掉的线索。殿下,求你听属下一言,至少合眼睡两三个?#32972;健?#36825;样下去,若熬坏了身体,烈儿公子?#20260;?#21435;救呢?他一定还在哪里苦苦?#21364;?#30528;殿下呢。」

            永逸听了烈儿的名字,又痴痴愣了一会儿。

            他也知道鹰巍说的是?#30331;椋?#33258;己最近寝食不安,昨日彻夜未眠,密谋布置,搜查山村,策马追捕,浑身每一刻神经都绷到最紧。此时骤?#20976;尚?#19979;来,才觉得体内力气像耗尽了似的难受,终于点头道,「好,我听你的。」

            鹰巍大喜,立即命人护送永逸离开。自己则亲自率领其余的手下赶往下游,监督搜捕行动。

            烈儿眼睁睁看着永逸离开,偏偏什么也不能做,难受得肺腑都快被?#27627;?#20102;。余浪屏息观察着一?#23567;?br />
            他伏在树上,远远看着众人背影消失在土坡后,又警惕地再?#21364;?#20102;一柱香左?#25671;?#30693;道确定敌人真的离开后,才长长呼出一口气,背着烈儿跳下大树。

            草地上的血泊还在,那是经过他精心配置、加入特殊药物而保持不会凝固的畜血,专门为迷惑追兵而?#24613;浮?br />
            如果永逸等人在这里逗留的稍微再久一点,说不定就会因为「血泊」的长久不凝固而察觉蹊?#24013;?br />
            危机过后,脖子后湿漉漉的感觉越发明显起来。

            余浪轻轻叹气一声,伸手往后,摸索到烈儿湿润的脸蛋,用指尖帮他拭去脸上的水痕。

            「别哭了,好不好?」余浪柔声道。

            烈儿个xing极倔,最恨在人前落泪丢脸。这?#25991;?#20197;自抑,本来已经哭得差不多了,听他一句话后,泪水竟如大潮重来,再度争先恐后涌出眼眶,簌簌掉下。

            他憎恶自己不争气,在那人面前弱了气势,咬死?#25628;?#20851;,绷着脸,要把眼泪都逼回去。使劲使到肩膀都颤抖不已,却一点用也没?#23567;?br />
            也?#24674;?#21040;底为什么,比刚才更为肝肠寸断。

            余浪默默听着,良久,他将身上的布绳松开,无奈地喃喃叹道,「别哭了,烈儿,你把我的心都快哭碎了。」

            烈儿用蒙着泪光的眸子狠狠瞪他一眼,他的?#27169;?#25165;真的快被这一切揉碎了。

            同泽,合庆王府。

            天色微亮。容恬睁开双眼,在床上轻轻坐起上身。侧过头,往身旁看去。

            凤鸣蜷成一团,半边脸颊贴着他的腰边。

            薄薄的被子,早被他?#36824;?#30697;地踢开了大半。

            这个小醉鬼,容恬苦笑着摇头。

            昨晚得到永逸来信,说他经过多方追查,终于打探到烈儿的下落,虽不敢说绝对?#36857;?#21364;已有七八成把?#30504;?#36824;说很快会布?#29467;?#24403;将烈儿?#28982;?#26469;,严惩绑架烈儿的歹徒。

            这个天大的好消息,让所有担心烈儿的人如释重负。永逸不是鲁莽之辈,能写信过来报信,可见能?#28982;?#28872;儿是十拿九稳的事了。

            一日之内,不但揭穿了一个针对凤鸣的毒辣yin?#20445;?#36824;等来了烈儿的消息。好事?#20260;?#20247;人都非常兴奋,自然少不了大大庆祝一番。

            当晚秋篮使出浑身解数,做了好几道颇?#21387;?#22827;的好菜。

            小型的庆祝?#25165;?#22312;内室,除了洛宁要去负责晚上的外围护卫无暇参加外,无论西?#30528;上?#36824;是萧家?#19978;担?#20961;是有份知道容恬目前身在同泽的心腹们?#21152;?#20221;参加,大家满满坐了一桌。

            凤鸣为烈儿悬起的一颗心总算放下大半,兴头上花样百出,有他带头闹,?#21592;?#21448;有秋月秋星等?#24213;海?#24109;间?#28982;?#26397;天,?#24863;?#39118;生。

            妙手佳肴,乱香扑?#24688;?br />
            这种场合,更少不了甘醇xing烈的陈年美酒,秋月球星一人执了一个银酒壶,首先就逼着容虎喝三杯。三杯他眨都不眨眼,一改往日作风,豪放地痛饮了三杯,反过去?#39748;?#26376;两个小坏蛋?#24808;?#21917;上一杯。

            秋篮在一旁掩着嘴直笑,对秋月球星道,「看吧,惹火烧身了。」

            谁知这一把火,烧起来变得不可收拾,人人都没能幸免。

            绵涯不用说,绝对逃?#36824;?#31179;月球星的魔爪,?#36824;?#20182;也聪明紧求?#27169;?#25226;明天一早要出发办事的?#27809;?#20511;口抬出来,并且摇身一变和秋月秋星合作着对付其他人。

            容虎始终是被劝酒的重点对象,几乎来者不拒,秋篮在他身旁,也高高兴?#25749;?#20102;两三杯。

            洛云自律甚严,最不?#22836;?#39278;酒作乐的无聊事,但被秋月大眼睛埋怨地一瞅,半嗔半恨间明媚动人,心坎?#36335;?#34987;人洒了整瓶化骨水,刹那间融得什么都不剩了,别说酒,就算毒药,他都当蜜糖一饮而尽了。凤鸣当然少不了被人敬酒,结果他喝得比容虎还多。

            他本来稳坐钓鱼台,非常安全,别人敬他的酒都被容恬这个没人敢得罪的西雷王像盾牌一样挡了,然而生xing活泼的凤鸣在这样的气氛场合中怎么可能会安分?看着大家喝得过瘾,居然心痒起来,也给他倒上一杯。

            他虽然不是在场人中喝得最多的那个,但绝对是所有人中酒量最浅的那个。

            顺理成章的,也成为第一个醉倒的倒霉蛋。

            西雷鸣王那?#30772;罰?#22312;西?#30528;上?#36825;些心腹中,是无人?#24674;?#30340;。

            喝醉后的凤鸣根本?#24674;?#36947;自己在干什么,放浪形骸,纵情哭笑,最后索xing拽了容恬的衣领,犹如抓住救命稻草一样,打死不松手,赖在容恬身上,口齿不清嚷道,「我是腰带,我就是丝绸贴身腰带,容恬,明天你要记的把我系在腰上,一起带着……一定要带着……」说着说着,竟孩子一样放开声来,哇哇大哭。

            什么鸣王风度,少主威严,都成了狗屁。

            洛云正处于欲醉未醉间,完全被这不懂得什么叫矜持的少主给弄愣了。

            容恬身上挂着这?#24651;?#30008;浑身散发酒气的活宝,哭笑不得,伸手把他滑了半边的身?#27704;?#36215;来,宠溺的笑着,似想安慰凤鸣一两句,唇一张,却?#22238;?#22320;停了,竟?#24674;?#35828;哪个字才好。

            霎?#20445;?#37240;苦滋味涌上胸膛,五脏俱焚,连他这样收敛的人都几乎受不了。

            方知别离之苦,并非真的这般云淡风轻。

            雄心?#25345;尽?#20914;天豪气之下,相思如水,无?#25758;?#20837;,侵蚀得不胜分毫。

            此?#20445;?#23481;恬那三?#24535;?#24847;早就消尽,?#24895;?#20247;人散席,亲?#21592;?#30528;哭够了开始大打呵欠的凤鸣沐浴更衣。

            这一夜,容恬?#22868;?#30340;规规矩矩。

            凤鸣醉?#32654;?#23475;,睡起来也?#36824;裕?#40657;暗中,常常嘀嘀?#31455;?#30340;梦呓一句,才安静一会,又开始蹬?#30830;?#36523;,无意识地把?#28304;?#24448;容恬肩膀上顶,?#36335;?#22312;梦里也显得烦躁不安。

            容恬大半个晚上?#20976;?#25242;他的脸?#30504;?#20146;他的额头,把他搂到怀里,都无法安抚。凤鸣也?#24674;?#36947;做了什么难受的梦,紧闭着眼睛,眉头都是皱的,两只手总是不确定方向地乱摸索,向照什么东西。

            「凤鸣?」容恬轻轻换了他两声。

            没有?#20174;Α?br />
            容恬没法子,见他五指又挠过来,把自己衣袖一角塞了过去。

            凤鸣恍惚中掌心抓到东西,说不出的心满意足,含义不明的喃喃一声,再翻个身。

            总算彻?#35013;?#38745;下来。

            他这么一抓,就没有松过手。

            直到天色微亮,直到容恬坐起来,低头看着身旁睡的死?#33080;?#30340;凤鸣,还一脸满足地握着他的?#38470;恰?br />
            绵涯奉命随容恬一起出发,不?#19994;?#24930;,昨晚早就起来了,换上黑色劲服,身上装备齐全,依时过来,?#37027;?#36208;到床边,压低声音,「大王,是否该出发了?」看着熟睡中的凤鸣,十分清楚他家大王此时的不舍。

            容恬凝视凤鸣良久,猫一样轻巧地下床。狠狠一咬牙,把目光从凤鸣脸上收回来站起身来,?#20174;?#28857;羁绊。

            衣袖被凤鸣抓着,容恬微微用力,一是立见抽不出来。容恬有些失神,片刻才叹了一声,把身上?#24459;?#33073;xia来,再取了件?#20081;律?#25442;上。

            不再拖延,带着绵涯趁着天色未亮透,从后门离开。

            凤鸣完全?#24674;?#36947;容恬什么时候走的,烈酒向来都是他的大克?#24688;?#20182;懵懵懂懂,在梦中浮浮?#33080;粒?#30561;到太阳高挂,醉酒带来的头疼还未完全消去。

            凤鸣在迷糊之中,还记挂着容恬今天要去追踪西雷文书使团,勉?#31354;?#25166;着醒来。

            一坐起来,头疼得好像裂开一样,不由自主捧着?#28304;?#21627;吟起来。

            秋篮等几个?#33179;?#26089;就过来了,正在屋里收拾,本来都蹑手蹑脚的,?#40065;?#37266;了鸣王,现在见凤鸣自己坐起来,顿时围了过去。

            ?#35813;?#29579;醒了?」

            「脸色不太好,是不是头疼?」

            凤鸣甩甩头,像要把沉重的?#28304;?#29993;掉一点负担,抬起头来,?#38393;?#24352;望了一番,「容恬呢?」

            「大王一早就走了。」秋星还促狭地朝他手掌指指,?#35813;?#29579;睡着了还抓着大王的?#38470;?#19981;肯放,害大王不得不脱了?#24459;眩?#21478;换了一件呢!」

            凤鸣低头一看,果然,五指宝贝一样拽着一截布料。可能拽了很久,都习惯了,秋星不说,他自己还一时察觉不到。

            秋篮端了?#20154;?#36807;来,「让奴婢先侍候鸣王梳洗,好吗?」

            凤鸣看看天色,早就亮透了,说不定已经接近中午。昨晚喝过了头,居?#20976;?#21040;?#24674;?#37266;,连和容恬告别的机会都错过了。

            也?#24674;?#36947;容恬有没有心里不痛快。

            不由得怅然若失,在床上呆坐了一会儿,忽然发现房间里诡异得安静,才看见几个?#33179;?#37117;在小心翼翼偷看他的脸色。

            「怎么了?」凤鸣失笑道,「昨天晚上那么调皮捣蛋,今天都变乖了?」松开容恬的?#24459;眩?#33258;行下床,伸个懒腰,活动了一?#38470;?#39592;,顿?#26412;?#24471;振作了几分,回头问,「容恬办正事去了,我们也不能闲着。哎,秋月,你今天怎么没去你师?#30340;牽俊?br />
            秋月和秋篮她们一样,都担心大王走了,鸣王会难过。看见鸣王像平日一样轻松,多少也猜到有几分勉强的成分,?#36824;?#36825;样总比唉声叹气好。

            秋月过去和秋星一道帮凤鸣整理睡的皱皱的单袍,笑盈盈道,?#36214;认?#40483;王禀报清楚,奴婢今天没去师?#30340;?#37324;,可不是?#36947;粒?#32780;是有很重要的正事要办。」

            凤鸣好奇地问,「你有什么重要的正事?」

            秋月露出小女孩的得意,「抽几天?#22868;洌?#25226;天下闻名的帝紫染料的制造方法仔细抄写下来,算不算重要的正事呢?」

            「你都学会了?」凤鸣更加惊奇,啧啧几声,上下打量秋月,「原来你师傅慧眼无差,真的挑了个天分高的。学了才几天啊,居然就把人家的祖传秘笈都给学过来了。?#36824;?#20320;这样抄出来,万一让别人看见了,等于泄露绝密,你师傅岂不骂死你?这事我看还是?#20219;?#36807;你师傅再说。」

            秋月噗嗤笑开了,摆手道,「怎么可能都学会?别看一个简单的染色,里头学问多着呢。我现在就学了个开头吧。」

            秋篮半跪在左边,正帮凤鸣系靴扣,此刻抬头插了一句,「秋月不要打?#27900;?#20102;,鸣王都被你弄糊涂了。还是我来说吧。鸣王从越重城出发的时候,丞相不是交待了鸣王要尽量收集古籍或秘方,以免将来这些珍贵的资料都毁于?#20132;?#21527;?#30933;?#31119;气门的帝紫染色也算得上是一项绝?#36857;?#31179;月求得他师傅同意,把福气门珍藏的染技古本借了过来,抄一本副本,让我们收藏。」

            秋篮这么一提醒,凤鸣才想起烈中流确实给自己下达过这个任务。

            只是一路过来,遇到的事情一件接着一件,连喘气的工夫都没?#26657;?#36825;个不那么重要的任务早忘了大半。

            幸亏身边这几个小东西聪明又机灵。

            凤鸣又惊又喜,由衷夸奖起秋月来,「秋月你真厉害,居然能?#39068;?#31181;东西接到手。听说凡是祖传秘本,很多人是宁死不拿出来的,你到底用了什么法子,说动了你师?#25285;俊?#38750;常好奇的看着秋月。

            秋月老?#40092;?#23454;地?#22987;?#36947;,?#27010;?#23138;什么法子都没用啊!看见师?#30340;?#20986;那个旧旧的古书来翻,奴婢就想起丞相说过什么要收集古本了。本来也没有什么把?#30504;?#35797;着和师傅说了一下,谁知道师傅倒很是激动。」

            凤鸣道,「当然激动啊,你要问我要我的祖传秘本,我也会很激动。」

            秋月笑道,?#35813;?#29579;误会啦。师傅是高?#35828;?#28608;动,听了奴婢的话,愣了半天,莫名其妙的眼睛都湿了,连声说好。师傅说了很多话,奴婢也记不得那么多,反正都是夸奖鸣王的。什?#20174;性都?#20160;么知道珍视他们这种百姓数代心血的人,才是真正的有为之主。后来摇头?#25991;?#24863;叹了半天,说他到底没看错人。」

            凤鸣挠头道,露出百思不得其解的表情,「你师傅的?#20174;Γ?#20498;真的挺特别……?#36824;?#36825;老头子本来就是冲动派。」瞧他收秋月为徒的事就知道了。

            ?#35813;?#29579;你?#19978;?#38169;了。」秋月正色道,?#29976;Ω的?#32426;大了,可一点也不糊涂。他把福气门的古本交给奴婢的时候,还认真叮嘱了一番。他说他活了这么多年,也曾见识过真正的大战,当将军的一挥剑,下面就是血流成河,遇到?#27973;?#34987;敌人攻破,百?#31449;?#25104;了羔羊。那种时节,能烧的?#30504;?#33021;杀的?#20445;?#20154;命比草还贱,谁还能顾及什么祖传秘方古本。从前有好多有名的秘方绝技就是这么失传的。这帝紫染色之?#36857;?#32791;费了他们数代人心血,入海时还葬送过几条人命,最后才艰难地传承下来。如果将来真的灭绝在?#20132;?#20043;中,才真的令人痛心。所以要我快点抄个副本,留在鸣王这,就算真的事有不测,至少后人还知道同国曾经有个福气门,有个人人惊艳的帝?#29616;?#33394;。人活一辈子,不就是要给后人留点东西吗?」

            秋月活泼好动,常常话未说就笑开了,鲜少这样一本正经。

            这番话说下来,清楚明白,铿锵有声,不但凤鸣,连秋星秋篮听得都频频点头,对福气门的老头子?#25991;?#30456;看。

            秋月一口气说?#30504;两?#30340;?#25345;樅凰?#24320;,又化出?#27704;?#30340;笑靥,?#21648;?#22825;,我居然真的把师傅的唠叨给记住了。其实我看啊,师傅会这样做,多半也是因为这本密岌对儿孙已经没有多大用处了。再说,他的徒弟就是我啊,这些本事迟早被?#24050;?#20102;去,?#24050;?#20250;了,一定会告诉鸣王啊。所以早也给,晚也给,他老人家就大方点,早点给拉。」

            凤鸣却不这么想,仍是满心敬佩,叹道,?#21018;?#26159;睿智长者,看得既远又透彻。天?#24405;家?#20256;?#26657;?#24212;造福天下人。人活一辈子,不就是要给后人留点东西吗?这般?#30007;兀?#37027;些?#36824;?#33258;己的王族权?#31496;?#39532;也比不上。」

            赞叹了一会,醒过神来,往秋?#24405;?#19978;一?#27169;?#20320;那还等什么?事不?#39034;伲?#24555;点把东西拿出来抄。书厚不厚?字多不多?不然我们分工合作好了,就是我的字不太好看。」

            秋星道,「哪能麻烦鸣王?抄书的事,容虎早为秋月?#25165;?#20102;人手,都是写字又快又工整的,那书字不多,轮着不停的?#39135;?#21487;能两天不到就能抄好。?#36824;?#22900;婢这边,倒刚好有一样东西要给鸣王看,鸣王能不能抽个空给奴婢?」

            凤鸣偏过头,瞧见秋星神神秘秘的模样,半眯起眼,猜道,「球星你不会也暗中做了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吧?」

            秋篮显然早就知道秋星的好事,笑着道,?#35813;?#29579;刚刚夸了秋月,秋星当然不自在了,现在抢着出来露本事请功呢。」

            眼看身边这些娇柔的仕女们都精神振奋,各自努力,凤鸣刚刚醒来的几分惆怅早没了份量。

            男子汉顶天立地,此生除了恩恩爱爱,定还有其他精彩。

            怎么可以没出息的仅眷恋温柔?

            容恬舍得囧囧而去,正是领悟了这点。

            凤鸣想得明白,眼中精光乍现,痛快笑道,「秋星不许扭扭捏捏,快点把你藏起来的本事露一手。敢像秋月一样和本鸣王打?#27900;眨?#25105;就咯吱你痒痒。」

            秋篮和秋月都在一旁瞧热闹般地偷笑。

            秋星轻轻扭秋篮脸颊一下,以?#39048;?#22797;,转过身来拉凤鸣,?#35813;?#29579;要看奴?#20061;?#30340;东西吗?在奴婢房里呢,这边来。」

            容恬不在,这群?#33179;?#19968;点也不怕风鸣,秋星就这么拉着凤鸣到了隔壁自己的小房间。秋星让凤鸣在自己干净整齐的木床边暂坐,自己腾出手,打开屋里一个看来是放?#28216;?#30340;箱子,取出一样东西,捧到凤鸣面前,娇笑道,「就是这个。」

            凤鸣一看,灰白灰白,?#24674;?#26159;什么一片一片连缀起来,似乎折叠了两层,在秋星双掌中没有全展开,一时半会也看不出是个什么东西。

            「这是什么东西?」

            秋星一脸得意,顿时变成失望,便?#25346;?#36215;来,?#35813;?#29579;居然看不出来?#39063;?#23138;可是按照鸣王说的大概,又自己私下琢磨了好久,?#21015;量?#33510;才做好的。」

            凤鸣讪笑两声,挠头道,「按照我说的?我有?#24895;?#36807;你做什么而自己又忘记了吗?你看我这记xing……呃,到?#36164;?#20160;么呢?」

            ?#35813;?#30002;啊。」

            「什么?」凤鸣一愣,从床上跳起来,惊讶地问,「你做出了棉甲,怎么可能?」

            「就是棉甲呀。」秋星点点头,委屈地嘟着嘴,?#35813;?#29579;你也知道,我们当?#33179;?#30340;打一入宫,就只会侍候洗漱沐浴,最多就是弄弄点心、唱歌跳舞逗大王高兴,其它的事都帮不上忙。本来嘛,这也是本份,?#36824;?#30475;着秋月都可?#22253;?#20010;师?#34507;?#40483;王分忧,奴婢总能再做点什么吧?#30933;?#22825;看见鸣王为了大王不肯用什么棉花做盔甲的事恼火,奴婢就和秋篮商量了一下。反正我们闲着也是闲着,秋篮做完饭菜也总有一大段?#22868;?#31354;在那……」

            凤鸣哪有工夫听她唠唠叨?#21486;?#30693;道着?#24616;允膛?#23621;然一声不响,把他吸取千年古人经验的?#20613;燎园?#26435;产品」棉甲给制了出来,激动得抓耳挠腮,抓住秋星的肩膀,截断她的话道,「好秋星,你真是我见过最美最聪明最可爱的女孩!快点把东西打开给我看看,嘿,?#25233;恢?#36947;有这么一种棉甲,其实还没亲眼见过呢。快点,快点!」

            秋星看他如此紧张,显然很看重自己的劳动成果,刹时又变得喜洋洋起来,把手里千辛万苦的成?#27675;?#24320;。

            原本叠起来时看不明白,这样一打开,果然就是件背心的模样。

            光看外形,和秋月上次帮凤鸣做的?#29421;?#28779;牛皮甲有八九分相似,只是因为材料颜色质地完全不同,刚才凤鸣一?#25345;?#19979;,根本没往这上面想。

            凤鸣摸了摸,和鞣制过的兽皮感觉截然不同,确实是棉,但?#32469;?#24120;摸到的棉?#21152;?#20102;很多,也比?#27927;?#31961;。

            秋篮笑着对凤鸣道,?#35813;?#29579;这次可要好好夸奖秋星才?#23567;?#21035;看这么一件小东西,真耗人心?#32908;?#31179;星第一?#25991;?#26825;?#25380;?#20102;一件,经不起一点锋?#26657;自諛就?#19978;,容虎远远的拿个匕首一甩就破了好大一个洞,秋星沮丧得差点哭了。后来每天都尝试着换新鲜法子,总共缝了二十多件不同的,最后终于制了一件可以给鸣王看的,现在总算明白这个棉甲?#36855;?#20040;做了。」

            在凤鸣不清晰的记忆中,对棉甲最直观的了解来源于电视的清代历史片。

            除此之外,从前读书的时候翻过物理课外书,曾经看过一篇文章说现代?#36182;?#34915;,什么几层缝合,四边压线,将外力?#24756;?#21270;解。

            ?#19978;?#20182;?#32972;?#19968;点也想不到自己会鬼使神差,落到一个荒古时空,而现代科学知识将是他最?#30475;?#30340;武器,所以看的时候囫囵吞枣,一目十?#26657;?#27491;片清晰的?#30772;?#25991;章看下来,只大概记住文章中提到过清代棉甲的原理,?#22836;赖?#34915;又相似,棉甲就是用经过加工的棉布和棉花做的,要压还是揉什么的。

            因此,他后来对容恬众人说的棉甲的事,也是大概、也许、可能的用词一堆,说得模模糊糊,颠三倒?#27169;?#26681;本不可能说出清晰具体的制作方法。

            也?#21387;?#23481;恬并没有采用。

            正因如此,秋星能从凤鸣这么笼统的叙述中琢磨出棉甲,并且制出一件成品,才显得令人惊?#21462;?br />
            凤鸣啧啧?#30772;媯是?#26143;,「这棉甲的做法,我说得连自己也不太明白,你是怎么做出来的?」

            凤鸣惊讶又好奇的态度,对秋星就是最好的奖励。

            见鸣王不耻下问,秋星脸颊不好意思的红了红,微微笑道,?#35813;?#29579;说的那些,奴婢虽然不是全明白,?#36824;?#35201;用棉、要分成几层、要一片一片缀起来、压着角缀,这些奴婢还是多多少少明白的。于是奴婢就?#20107;?#24635;管要了一些棉花,试着做起来。那第一件做好的,秋篮也告诉鸣王的,根本什么也挡不住。后来,奴婢想,大概是棉太软了,这么软,怎么能挡住弓箭刀qiang呢?所以再做的时候,又试着把棉花过水,压成一片一片死紧的……」

            「对!对!就是压制!」凤鸣叫起来,发觉自己失态,挠头笑道,「对不起,你继续说下去。」

            秋星道,「后来奴婢又发现,光是棉花过水,压成一片一片,还是不?#26657;?#34429;然比第一件好点,可也挡不住容虎拿个匕首轻轻甩上去,笃的一声,就是一个洞洞。幸亏后来,秋月帮了大忙。」

            「秋月?」凤鸣愕然地回头去看秋月,「怎么听起来你?#20219;一?#24537;呢?#26869;?#30002;的事你也有份?」

            秋?#38470;?#22825;早被凤鸣夸奖得?#24674;?#22825;上人间,满足之后,竟然谦虚起来,摇头道,?#27010;?#23138;其实什么都没做,只是看着秋星把棉花过水压成片,倒和我师?#30340;?#26579;房后头一道工序有些像,?#36824;?#26579;房的活计弄好之后,还要在上面过一?#24774;装?#30340;浆,过了浆,布就会变得好硬好?#34180;?#31179;星?#30456;?#21653;说?#36824;?#30828;,抵不住什么刀qiang弓箭,我就叫她学者过一?#38470;?#22043;,反正碰碰运气。」

            「谁知这么一碰,竟真的有用。」秋篮凤鸣看高兴,自己也分外欣喜,跟在一块凑趣,插了一句。

            凤鸣的注意力被引到秋篮这边来了,?#26159;?#31726;道,「那秋?#32791;?#22312;里面帮了什么忙呢?秋星说这个是和你一起商量做出来的,?#22253;桑俊?br />
            秋星道,「那个四边中间都压线的缝法,就是秋篮捣鼓出来的,她会很多压针法呢,一样一样地?#28020;?#21863;啧,奴婢现在才知道,原来这棉甲里头玄机那么多,别说材料考?#30933;?#27515;人,就是换个缝法,效果也会不同。鸣王真聪明,一开始就知道要注意缝法。」

            凤鸣知道,她所说的缝法,其实就是指?#22836;赖?#34915;原理相似的多层分散力度原理。这些?#33179;?#34429;然不懂物理,但仅在自己模糊的提点下,一样一样锲而不舍的尝试,一次不成,便再来一次,终于成功。

            真的是精诚所致,金石为开。

            「她们每制一件出来,都会?#37027;?#25235;容虎帮忙用弓箭和剑来察看效果。后来还发现,这种棉甲抵挡弓箭很有效,箭射在上面,杀气都散开了,难以穿出洞来。但如果直接用剑去扎,就容易被扎坏。」秋月拉着秋星的手,轻松地晃着,忽然露出个恶作剧般的笑容,向凤鸣告密道「秋篮原来很凶呢,逼着容虎答应,在没有成功制出她们满意的成品之前,绝不告诉鸣王你。」

            刚刚说完,就唉呦叫了一声疼。

            原来被秋篮暗地里在腰上拧了一把。

            凤鸣眼睛又亮又圆,像头兴奋到极点的小虎,大喜道,「现在告诉我,是不是就说明,我看见的这间棉甲,已经是你们满意的成品了?」

            秋星和秋篮两人互看了一眼,莹眸又自豪?#20013;?#24944;,一同转过头来,对凤鸣绽放花般笑容,同是肯定的点?#35828;?#22836;。

            「这件棉甲,已经?#33258;諛就?#19978;被容虎用弓箭射过十?#22797;?#20102;,没有一点破。能否抵挡近身兵器不敢说,但如果是战场上远攻,或者像阿曼江那次遇上单林的箭雨,一定能帮上大忙。」

            ?#27010;?#23138;还试着做了几件不同的,?#30452;?#29992;三层、五层、七层棉花压缝,当然层越多,效果越好,?#36824;?#20116;层的要防弓箭,已经很好了。如果用了七层,棉壳又硬又厚,会很不方便,穿着也难受。」

            「第一件缝得粗陋?#35828;悖还?#20197;后知道?#36855;?#20040;做了,会缝得更漂亮的。」

            ?#35813;?#30002;很轻,穿着也可以跑得快,我们先告诉鸣王这个好消息,等大王回来了,再请鸣王告诉大王,让大王好好高兴一下。」

            ?#33179;?#20204;你一言我一语,有条不紊,再不是过去?#24674;?#36947;玩笑嬉闹的小女孩。

            ?#26223;?#30340;参与感把她们被掩盖的智慧和魄力一股脑地挖掘出来,以令人感动的光芒瞬间呈现在凤鸣眼前。

            凤鸣抚着凝结了她们心血的、目前只是「样品」的棉甲,一股?#26579;⒅背?#21040;喉头。

            「你?#24688;?#20320;们知道自己做出来的这件东西,有多重要吗?」凤鸣的声音中有微微颤抖。

            深呼吸,涌入胸肺的,是每一分都充满拼劲的新鲜空气。

            和志同道合的人在一起,改变历史的感觉如此令人感动。

            这瞬间,?#36335;?#27491;前往西雷的容恬,还有越重城的千林、卫秋娘,东凡的烈中流,正被永逸挽救中的烈儿,都突破了时空限制,彼?#27515;?#36817;到咫尺距离。


            如果您?#19981;?#26412;作品,请记得点下方的?#24052;端?#19968;?#34180;保?#20197;及多发表评论,这是对作者最好的鼓励!
        看不完请按CTRL+D自动添加到收藏夹,下次接着看    快捷键:上一?#22330;啊保?#19979;一?#22330;啊保?#30446;?#23478;场癏ome?#34987;頡癊nd?#34180;?
        我?#24808;?#21457;表评论查看全?#31185;?#35770; 《凤于九天(全23卷)》最新评论  本?#25345;?#26174;示最新10条评论
        游客
        发表于 03-22 09:56
        2019年的想起当年没看完,以为完结了来补的!!!结果还是没完结!!??
         
        游客
        发表于 03-20 22:55
        2019年了
         
        帝離殤
        发表于 06-29 20:47
        求大大更新啊~
         
        游客
        发表于 07-10 16:31
        我的老天,这已经是2013年了,作者你在哪
         
        游客
        我的老天……现在2014了……(发表于 04-10 13:27)
        游客
        现在2015(发表于 01-27 22:02)
        游客
        你?#24688;?span>(发表于 02-03 00:07)
        斐久久
        明年2016(发表于 02-06 19:47)
        匿名
        後年2017年了...(发表于 02-11 09:58)
        游客
        大后年2018了……(发表于 03-12 14:07)
        游客
        大家数学真好(发表于 06-15 12:54)
        游客
        已经2017年了~(发表于 01-13 21:08)
        匿名
        我处于2017的?#22868;?#27573;(发表于 01-27 01:47)
        游客
        2017(发表于 01-30 20:49)
        游客
        2017了(发表于 03-11 01:06)
        游客
        2017了(发表于 08-04 16:22)
        游客
        在过几天就是2018年了(发表于 12-26 12:52)
        游客
        已经.....2018了(发表于 01-02 21:18)
        刘清然
        今年是20*了 (发表于 01-10 21:42)
        刘清然
        今年是20*了 (发表于 01-10 21:42)
        刘清然
        今年是20*了 (发表于 01-10 21:42)
        刘清然
        今年是20*了 (发表于 01-10 21:42)
        刘清然
        今年是20*了 (发表于 01-10 21:42)
        刘清然
        今年是20*了 (发表于 01-10 21:43)
        游客
        2018年的我路过。。(发表于 02-15 04:33)
        游客
        2018了,?#19968;?#22312;惦记(发表于 05-07 08:44)
        游客
        已经2018年(发表于 05-22 21:54)
         
        匿名
        发表于 05-08 23:02
        海量耽美精品资源  查看网址:fum99.info  或  baidu搜索“腐女久久”
         
        游客
        发表于 04-21 02:12
        同2018年,求更新风弄大大
         
        游客
        发表于 02-15 16:08
        现在2018年了……??????????
         
        游客
        发表于 02-15 04:35
        2018....不想说啥
         
        花筱
        发表于 09-09 12:05
        作者怎么啦?为什么还没有更新?有没有可以看到更新的?
         
        游客
        发表于 07-19 10:08
        凤鸣………………感觉好?#25285;。。?#21035;人杀他他还可怜人家、神精病!!
         
        评论内容:请勿发表人身攻击、广告及其它宣传类?#28304;?最大留言数500字,请自觉遵守相关政策法规。

        验证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 匿名发表
        BL小说总榜
        最新BL小说
        重庆幸运农开奖结果
        <address id="xs2qo"></address>

          <meter id="xs2qo"><u id="xs2qo"></u></meter>

            <dl id="xs2qo"></dl>
              <var id="xs2qo"><ol id="xs2qo"></ol></var>
              <address id="xs2qo"></address>

                <meter id="xs2qo"><u id="xs2qo"></u></meter>

                  <dl id="xs2qo"></dl>
                    <var id="xs2qo"><ol id="xs2qo"></ol></var>
                    香港马会2o19开奖现场直播 新浪双色球基本走势图 广西快乐十分是什么时辰 彩票销售点利润 排列3走势图南方双彩 福建快三遗漏数据 广西快乐10分怎样开奖号码 香港六合彩论坛 一码中特密码 新疆25选7中奖历史 北京pk赛车是哪个国家的 满贯棋牌app 湖南动物十分之动物总动员 11选5彩票被骗案例 福建十一选五走